臭鼬娘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阿兰

[杂谈] 普通作品里放屁内容的收集

  [复制链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5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52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0: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乎 如果你和你女友做爱时你女友突然放了个屁,带有屎味的,你会怎么想?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4320488/answer/258081734
作为一个具有肠易激综合征的妹子,我会告诉你男票被我的屁熏的服服帖帖吗。我放的屁已经被我训练成生化武器了,我男朋友一不听我话我马上脱下裤子,把屁眼贴在他鼻子上警告他,如果他还不听,我就会从屁眼里射出大量有毒气体,他不昏过去也得迷糊。如果你想尝试一下这种滋味的话,我就引用一句我男朋友对我屁的评价,来回答你的问题:“她的屁带有极为浓烈的硫化氢气味,若不慎吸入,将中毒威胁生命,如同狐妖一般,她会放出毒气攻击敌人。”我就是一个身体爱放屁自己也很喜欢放屁的合格女友,不知足以回答你的问题了吗?(斜眼笑,顺便把屁股对着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918

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

发表于 2018-4-28 10: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兰 发表于 2018-4-28 10:04
知乎 如果你和你女友做爱时你女友突然放了个屁,带有屎味的,你会怎么想?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 ...

這又不是小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87

帖子

179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92
发表于 2018-4-28 12: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尾美狐賴上我 第1073章

-------------------------------------------------------------------

白虹喝完了水,沒有道謝,也沒有把水袋還回來,而是直接扔到了地上,挑釁地看了顏雨辰一眼。

    顏雨辰故作心疼地道:“白道友,那隻水袋,可是我娘子專門給我縫製的啊,意義非凡,還請白道友腳下留情啊。”

    誰知他不說還好,一說,白虹便惡向膽邊生,狠狠一腳便把地上的水袋跺成了碎片,滿臉嘲弄地看著他,道:“我偏不留情,你待怎樣?”

    這小子要是先忍不住動手,那她就沒有任何顧忌了,保證給他一個永生難忘的慘痛教訓!

    “噗”

    誰知正在此時,她突然放了一個響屁!

    這聲響屁對她來說,來的始料不及,來的猝不及防,事先完全沒有任何預兆!

    感受著趙海等人古怪而鄙夷的目光,她瞬間漲紅了臉,咬了咬嘴唇,準備在一旁的石頭上坐下來。

    然後不待她的屁股落地,“噗”地一聲,她再次放了第二個響屁。

    而這第二聲響屁,直接把她後面的裙子給掀的高高飛起,看起來極為壯觀!

    這一下,她直接捂著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噗!哈哈哈哈……”

    莫牙終於忍不住,捂著圓滾滾的肚子,倒在地上哈哈大笑起來。

    白虹羞憤地瞪了他一眼,卻不敢說話,而是看向了正努力憋住笑的噹噹,咬著牙怒喝道:“小賤人!你敢笑我?”

    噹噹憋的滿臉通紅,卻並沒有敢笑出聲,搖著頭道:“噹噹沒笑……咯咯咯……”

    誰知話剛說完,她便終於憋不住,笑了起來。

    白虹又羞又怒,猛然衝了過來,伸手就向著她的脖子抓了過來!

    顏雨辰剛要阻攔,白虹的後面,卻“噗”地一聲,再次放出了第三道響屁!

    這道響屁,不僅把她後面的裙子給吹了起來,還帶著一股黑色的煙霧,看起來極其恐怖!

    正在大笑中的莫牙,頓時臉色一變,慌忙翻滾而開,以免被那散開的黑色煙霧波及。

    顏雨辰更是嚇了一跳,拉著噹噹就快速退出了數十米遠的距離。

    白虹僵硬在原地,臉色難看之極,身子微微顫抖,不知道是羞憤的,還是被自己的黑色臭屁給熏的。

    坐在前面的趙海,終於起身,皺著眉頭道:“白道友,你之前吃了什麼東西?莫不是吃壞肚子了?”

    白虹轉過頭,羞愧地看了他一眼,聲音顫抖道:“趙老,我……我就吃了些水果……”

    說到此,她的身子突然一震,轉過頭,便看向了顏雨辰,咬牙切齒地道:“小畜生!定是你那水袋裡的水有問題!”

    顏雨辰攤開手,一臉無辜地道:“白道友,水可以亂喝,話可不能亂說啊。我那水袋裡的水,本來就是準備自己來喝的,你非要搶過去。現在出事了,你又賴在我頭上,這怎麼說得過去呢?”

    “你……”

    白虹頓時一窒,剛剛的確是她自己把水袋搶過去的,可是自始至終,她都一直盯著那隻水袋,這小子怎麼可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動手腳呢?

    難道真是在小鎮上吃的那幾枚水果有問題?

    趙海走了過來,有些不耐煩地看著她道:“白道友,咱們馬上就要出發了。在路上時,你最好……最好安靜點,別到時候招來了海底巡邏隊的人。”

    白虹漲紅著臉,幾乎羞愧的要哭了。

    她也想安靜啊,那是那屁令她防不勝防,又一個比一個響亮,她完全沒辦法止住啊。

    “噗”

    正在此時,她又放了第四道響屁!

    這道響屁,不僅帶著黑霧,還快速散發出了一股極為濃烈的惡臭味!

    趙海由於站的太近,一時之間沒防備,更沒有想到那味道散發的竟如此迅猛,一下子便吸進了一大口,頓時臭的他身子一哆嗦,臉色大變,手中的拐杖差點掉在了地上。

    “嘔”

    他慌忙逃開了近百米的距離,彎下腰,便痛苦地大吐特吐起來!

    臭!真他娘的醜啊!

    “嘔”

    這位拄著拐杖的老人,直接雙腿一軟,跪在地上開始嘔吐起來,幾乎把整個胃給吐出來。

    莫牙再也不敢發笑了,肥胖的身子猶如皮球一般,滾出了數百米遠的距離,滿臉驚恐,在那邊苦苦哀求道:“白道友,饒命啊……本王錯了,本王再也不跟您對著乾了,求您大發慈悲,把後面堵起來吧,別再釋放毒氣了,本王給你磕頭都行……”

    道士吳冰站的比較遠,本來想要過來說幾句話的,見此一幕,臉色的肌肉狠狠抽搐了幾下,又後退了幾步。

    白虹定在原地,身子劇烈顫抖,眼中噙滿了淚水。

    她哭了……

    不是因為丟人而哭,而是因為她的屁,真的太臭了,臭的她開始懷疑人生,懷疑自己的身體,到底是不是糞坑……

    顏雨辰拉著噹噹躲得遠遠的,很是同情地喊道:“白道友,快去找個地方方便吧,聽說把肚子裡的東西排乾淨了,就會好了。要是實在不行的話,還是聽一聽莫道友的意見吧,找個東西,把後面堵起來。雖說堵起來的話,毒氣臭氣會逆行而上,從嘴巴里鼻子裡出來,但是不會有聲音,這樣一來,走在路上,只要你別說話,咱們就會安全很多……”

    “噗”

    蹲在他旁邊的噹噹,又忍不住笑了。

    白虹渾身顫抖,惡狠狠地看著他,滿臉怨毒地道:“小畜生,我知道,就是你搞的鬼!你等著,我白虹,絕對要把你碎屍萬段,抽魂煉魄!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顏雨辰很是委屈,道:“白道友,誤會,真是誤會啊,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

    他看了貼在自己身邊的小女孩一眼,心中有些忿忿,為何自己總是替這個腹黑小美人魚背鍋呢?

    小璃轉過腦袋,仰著精緻的小臉,藍色的眸子亮晶晶地看著他,笑吟吟地低聲道:“哥哥,你開心麼?”

    顏雨辰一怔,道:“我開心什麼?”

    小璃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又指了指那邊的噹噹,湊到他耳邊,故意從小嘴裡呵著熱氣道:“左擁右抱,還能看臭大嬸的裙子飛舞,哥哥難道沒有在心裡暗暗開心麼?”

    “啪!”

    顏雨辰一巴掌拍在她的腦袋上,斥道:“一邊去!”

    “噗”

    正在此時,白虹再次放了一個極其響亮的臭屁!

    那早已被毒氣熏黑的半邊裙子,被這道氣勢洶洶兇猛無比的臭屁一沖,竟“嗤”地一聲被撕了下來,隨即高高揚起,衝上了天空!

    而白虹本人,則直接被這道可怕的臭屁給反沖的向前飛去,飛了數米遠的距離後,重重地摔爬在了地上,撅著沒了裙子遮蔽的屁股,不省人事……

    莫牙三人,目瞪口呆!

    噹噹張著小嘴,瞪大眼睛,也是一副驚呆的表情。

    顏雨辰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幾下,轉過頭,看著身邊這個小美人魚,第一次對這個模樣天真可愛的小女孩,感到了忌憚。

    小璃捂著被他打了一巴掌的腦袋,仰著委屈的小臉,道:“哥哥,小孩子說實話,就要挨打麼?”

    顏雨辰沒好氣地道:“小孩子說鬼話,才會挨打。小丫頭,別在我面前耍心機,不然你會死的很難看的。”

    “哦。”

    小璃撅了撅了小嘴,應了一聲,然後舉起了之前噹噹遞給她的水袋,似笑非笑地道:“哥哥,你的水袋。”

    顏雨辰伸出手,剛準備接,忽地停頓了一下,轉過頭,看了可憐白虹一眼,又看了地上那隻被她踩碎的水袋一眼,心頭驟然一緊。

    小璃依舊舉著水袋,滿臉笑容地道:“哥哥,怎麼了?你的水很甜呢,小璃喝了很多口呢,還有一點,哥哥喝掉唄。”

    顏雨辰瞇起眼睛,盯著她這張笑容燦爛的小臉看了幾秒,方接過水袋,板著的臉忽地堆起了笑容,道:“小璃啊,哥哥剛剛是跟你開玩笑的。沒事,你隨便在哥哥面前耍心機就是了,哥哥保證你不會死的很難看的。”

    小璃:“……”

    噹噹從那邊探著腦袋過來,滿臉好奇地道:“公子,小璃,你們嘀嘀咕咕,在說什麼呢?是在說噹噹的壞話麼?”

    顏雨辰看了她一眼,這丫頭對小美人魚一直都很好,小美人兒魚就算再不是人,應該也不會對她小手的。

    想到此,他立刻把手裡的水袋遞給了噹噹,滿臉虛偽的笑容,道:“噹噹,看了半天節目,口渴了吧?來,把水袋裡的水喝完。”

    噹噹搖了搖頭,道:“謝謝公子,噹噹剛喝的,現在還不渴。”

    顏雨辰眉頭一挑,道:“不渴也得喝,來,喝完。”

    說罷,拔開塞子,一手捏著她的下巴,一手舉著水袋,強行塞進了她的小嘴裡,灌了起來。

    如果這水真有問題的話,那這個小美人魚就死定了!

    “咕……咕……”

    噹噹痛苦地喝下了半袋水,嘴巴流著水,雙眼幽怨而不解地看著面前這個動作粗魯行為蠻橫的少年。

    顏雨辰餵完了水,轉過頭看了小美人兒魚一眼,把水袋伸到了她的嘴邊,笑瞇瞇地道:“小璃,還有最後兩口,你喝嗎?”

    小璃一臉天真地點著頭,道:“嗯,喝。”

    說著,便張開了紅紅的小嘴。

    果然,是我多心了。

    顏雨辰放下心來,暗暗自嘲了一聲,隨即便收回水袋,仰著脖子,把最後兩口水灌進了自己嘴裡。

    然後他砸了咂嘴巴,看著面前的小美人魚,笑道:“想喝啊,就不給你喝。”

    然而,這句話剛說完,他便忽地看到一抹標誌性的笑意,再次出現在了這個小美人魚微微彎起的嘴角上。

    他的心中“咯噔”一聲,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aerodynamics、13o、kujira、スカンクス
四位大神请受小弟一拜
真心觉得在这论坛的各位大大都是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87

帖子

179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92
发表于 2018-4-28 12: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尾美狐賴上我 第1074章

-------------------------------------------------------------------

“噗”

    一聲屁響,頓時嚇的顏雨辰從原地跳了起來,手裡的水袋,直接掉在了地上。

    他捂著屁股,勃然變色!

    果然,水里有毒!

    正在他漲紅著臉,一把揪住小美人魚的頭髮準備開打時,旁邊的噹噹一臉古怪地看著他道:“公子,那個姐姐在放屁,你這麼緊張乾嗎?還有,你幹嘛要欺負可憐的小璃呢?”

    誰?誰剛剛在放屁?

    顏雨辰滿臉愕然,轉過頭,看著爬在地上的白虹,在她的屁股後面,又緩緩地升起了一股黑煙。

    剛剛那聲屁,是她放的。

    顏雨辰神情僵了僵,緩緩地鬆開了小美人魚的頭髮,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原來不是我放的……

    “咳咳,小璃啊,剛剛哥哥看你頭髮亂了,準備幫你整理一下頭髮的。”

    他很自然地張開手指,胡亂幫小美人魚扒拉了一下凌亂的頭髮,滿臉慈祥的笑容。

    小璃藍色的眸子裡,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道:“哥哥膽子真小,剛剛被那個臭大嬸的屁屁嚇的不輕呢。”

    噹噹在一旁捂著嘴偷笑,道: “就是,公子好膽小的,都捂著屁股跳起來了呢。”

    顏雨辰滿臉尷尬,裝作沒聽見兩人的調侃,轉過身,看向了緩緩甦醒過來的白虹。

    此時的白虹,披頭散發,不僅後面的裙子被屁給震飛上了天空,連里面的褲子,也被震出了一個大洞,模樣看起來異常淒慘。

    莫牙在遠處捂著肚子,無聲的哈哈大笑。

    趙海臉色發白,拄著拐杖的雙手,微微顫抖,顯然剛剛在猝不及防之中,吸入了大量的毒氣,即便是吐光了胃裡的東西,也暫時沒有恢復過來。

    主要是,一聽到屁聲,這位老人就有了心理陰影。

    剛剛那聲屁,不僅把顏雨辰給嚇的跳了起來,把他也給嚇的猛一哆嗦,差點摔爬在地上。

    至於吳冰,背負長劍,站的遠遠的,看向白虹的目光,一臉嫌棄和厭惡。

    白虹緩緩地地上爬起來,摸了摸屁股後面,神情有些恍惚,在原地怔了好大一會兒,方哭著對趙海央求道:“趙老,求求您,救救我吧……我肚子裡,好像有一股氣,無論我怎麼催動靈力驅趕,都出不來……”

    她這樣哀求的神情和語氣,瞬間讓顏雨辰想到了當初那個被臭襪子塞進後面的可憐傢伙。

    趙海臉色陰沉,目光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冷哼道:“白道友,既然你自己都無法把那股氣排出來,老夫能有什麼辦法?”

    就算真有辦法,他也不敢啊。

    剛剛隨便一個屁,就把他熏的暈頭轉向,吐的稀里嘩啦,差點爬在地上起不來。而她肚子裡的那股氣,肯定不止一個屁,其毒性之猛烈,絕對驚天動地,駭人聽聞!

    他修為再高,也不敢保證能夠扛得住那股巨量臭屁。

    那氣味,甚至比他這一輩子見過毒氣加起來,都還要可怕,沒看到他剛才的體表,連闢水珠的光罩都被熏的開始顫抖了嗎?

    如果不是這女人太過狼狽,太過淒慘,他甚至要懷疑那毒氣是這女人故意放出來的,就是想要故意坑他們。

    那麼厲害的毒氣,別人隨便聞一口就受不了,而她卻在肚子裡藏著一大股都沒事,擱誰誰都不會懷疑。

    莫牙捂著鼻子,向著這裡走了幾步,大聲道:“白道友,就按本王教你方法,用東西堵起來。不然你這樣弄下去,不僅耽擱了咱們去上古遺址的時間,很可能還會把海底的那傢伙們引過來的。”

    站在遠處的吳冰也冷聲道:“白道友,堵起來吧,等進了上古遺址,有禁制的掩護,隨便你怎麼折騰,都沒關係。現在,可不是耽擱時間的時候。”

    白虹雙手摀著屁股,流著眼淚道:“可是……可是我只要一走動,就想……就想放屁,若是堵起來的話,只怕會……會……嗚嗚……”

    “白道友莫非會從嘴裡放出來?”

    顏雨辰故作滿臉疑惑地問道。

    白虹現在連瞪人發怒的精神都沒有了,她捂著屁股,雙腿顫抖,肚子竟不知何時,鼓脹了起來,看起來像是懷孕了一樣。

    莫牙憋著笑,道:“顏小友說錯了,屁怎麼會從嘴裡放出來呢?白道友的意思是說,如果堵著的話,屁會越來越多,最後只會集中凝聚成一個超級大屁,然後猛然爆發,甚至山崩地裂!不僅會把堵著那裡的東西,當成恐怖的暗器噴出來,還會因為爆炸,震碎……咳咳……震碎某個地方……”

    顏雨辰:“……”

    白虹再次哭泣哀求道:“趙老,求求您,我知道,您修為高,身上有許多法寶。只要您把我體內的那股毒氣吸出來,我……我願意為您老做任何事情。”

    莫牙一臉嘲弄地冷笑道:“看來,咱們的白副宗主,又想幹老本行了,當初就是靠著為那位陰陽宗的宗主做任何事,升起來的吧?”

    白虹流著眼淚,哭泣著,鼓起的肚子以及里面流竄的那股毒氣,讓她驚恐而絕望。

    她堂堂玉靈境後期的修為,竟然奈何不了那股毒氣,無論她怎麼用力,就是排不出來。

    她不知道到底是那袋水的緣故,還是之前被那些妖蜂蟄了的緣故,也可能,是那條咬了她下巴的毒蛇的緣故。

    海底的各種毒,她根本就沒有見過,而她肚子裡的毒氣,完全不知道是怎麼產生的,甚至什麼時候產生的,她都沒有感覺。

    所以,她自己已經無力自救了,只能求救於別人。

    “趙老,只要您肯救我,我……我願意獻出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身體……”

    她的臉早已被之前那幾個屁給丟完了,現在她只想活命,所以,她已經沒有想過要臉了。

    然而她的這些話,並沒有打動趙海。

    因為趙海並不想,也不敢要她的身體。

    她的身體中,藏著那麼一大團的毒氣,就算是弄出來了,肯定也有殘留,關鍵是,他對這個女人已經有了很嚴重的心理陰影。

    要是跟她辦事時,她突然放個屁,那他豈不是要被活活給嚇死?

    所以,他搖頭拒絕,道:“白道友,不是老夫不想幫,老夫實在是無能為力啊。老夫年歲已大,真經不起你那……你那毒氣了。”

    白虹滿臉淚水,只得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那名道士。

    吳冰冷哼一聲,轉過身,只留給她了一個冷漠的背影和背上那柄冰冷的長劍。

    白虹嗚咽出聲,又看向了莫牙。

    “咳咳……”

    莫牙轉過頭,看向了別處,裝作在看風景。

    “嗚嗚……”

    白虹一手摀著屁股,一手摀著肚子,絕望地哭了起來。

    哭了幾聲後,她突然想起了什麼,又轉過身,看向了站在遠處的少年,流著眼淚道:“小……顏小友,你救救我,救救我,好麼?只要你救我,我……我願意為奴為婢,伺候你……”

    她對這少年本來就沒有抱任何希望,只是在絕望之中,想求一求所有的人,但是,卻沒有想到,她的話剛說完,那少年便點了點頭,道:“好,我救你。”

    白虹身子一震,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顏雨辰微微一笑,轉過頭看著身邊的小美人魚,道:“小璃,剛剛這位大嬸罵你了,還準備打你的,你覺得,哥哥該救她麼?”

    解鈴還須繫鈴人。

    小璃眨了眨漂亮的藍眼睛,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笑著道:“哥哥想救,便救就是了。小璃很善良的,才不會記仇呢。”

    顏雨辰也眨了眨眼睛,道:“真的可以救麼?”

    小璃用力點了點頭,笑道:“哥哥說可以救,那就一定可以救的。”

    顏雨辰終於放下心來。

    他從懷裡拿出了一枚在路上採摘的果實,遞給了這個小美人魚,笑瞇瞇地道:“拿著,這是哥哥煉製了多年的靈丹。待會等哥哥給那位大嬸施展完功法以後,你就把這枚靈丹給那位大嬸服用,記得要找她收一個法寶當做報酬哦。”

    小璃接過果實,嘴角微微翹起,道:“嗯。”

    顏雨辰轉頭看著白虹,道:“白道友,過來吧,咱們去一個隱秘的地方。你這病有些特殊,可能要脫光衣服,也可能不用脫光衣服,那股氣直接就會把你全身的衣服震碎,所以……”

    說到此,他看向了趙海三人,恭敬地道:“趙老,在下可以帶著白道友離開嗎?”

    趙海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一下,方冷聲道:“去吧,別走遠了。”

    隨即又想到白虹體內的毒氣排出來時,可能會翻江倒海驚天動地,只怕會傳到這裡來,他連忙道:“還是走遠點吧。哼,你小子要是敢逃跑,老夫就一掌 這兩個小丫頭打成肉泥!”

    噹噹抓著顏雨辰的衣袖,害怕地小聲道:“公子,求你不要丟下噹噹……”

    這丫頭害怕他趁機一個人逃跑了,不管她了。

    小璃也抓著顏雨辰的另一個衣袖,眨著大大的藍眼睛,可憐兮兮地道:“哥哥,求你不要丟下小璃……”

    顏雨辰看了一眼她手裡的果實,意味深長地道:“只要你聽話,哥哥自然不會丟下你的。”

    說罷,對著白虹道:“白道友,走吧,咱們該去探討一下身體的結構,和氣體的走向了。到時候在下要是太過投入的話,希望白道友不要介意才是。”

    白虹臉蛋兒微紅,擦了擦眼淚,心中一橫,捂著屁股和肚子,艱難地跟了過去。

    兩人離開後,吳冰走到了趙海的身邊,沉聲道:“趙老,那小子不會跟白虹商量著一起逃跑吧?”

    趙海眼中精光一閃,冷笑道:“放心,那上古遺址有那個女人需要的東西,沒有拿到東西,她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而在這邊,小美人魚湊近了噹噹,貼在她的耳邊問道:“噹噹姐姐,你知道哥哥有幾個娘子麼?”

    噹噹想一下,道:“應該有……兩個吧。小璃,你問這個乾嗎?”

    小美人兒笑道:“小璃在想,哥哥長的這麼醜,怎麼會有女孩子願意跟著他呢?那些女孩子又眼瞎又笨,還不如死了算了呢。”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她那藍色的眸子裡,露出了一抹寒芒。

    噹噹蹙了蹙眉頭,看著她:“小璃,別胡說,公子的娘子,都是很漂亮很聰明的。再說了,公子長的才不醜呢。”

    小璃燦爛一笑,一臉天真無邪的模樣,道:“噹噹姐姐,人家是開玩笑的啦。哥哥長的的確不醜,是小璃見過的最英俊最英俊的……小駙馬呢。”

    最後幾個字,她是在心底說出來的。
aerodynamics、13o、kujira、スカンクス
四位大神请受小弟一拜
真心觉得在这论坛的各位大大都是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87

帖子

179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92
发表于 2018-4-28 12: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尾美狐賴上我 第1075章

-------------------------------------------------------------------

山坳處,石頭後。

    白虹依著顏雨辰的吩咐,雙手抱著鼓起的肚子,緩緩地跪在了地上。

    顏雨辰圍著他的身子轉了一圈,道:“白道友,若要幫你排除你體內的那股毒氣,我需要耗費很多的靈力和精力,所以……”

    白虹轉過了頭,一邊解著腰間的衣帶,一邊哭著道:“顏小友想要什麼,儘管吩咐,妾身無所不從……”

    “咳……先別脫衣服。”

    顏雨辰制止了她的以身利誘,道:“你那隻小鼎,應該是中級法寶吧,呵呵,看起來蠻可愛的,我家噹噹很喜歡。”

    說到這裡,他便不再接著說下去了。

    白虹暗暗咬了咬牙,心中掙扎了一番,方翻開掌心,拿出了那隻小鼎,滿臉淚水地道:“只要顏小友肯幫我,這隻小鼎,就當我送給你的。 ”

    “好!白道友果然豪爽!”

    顏雨辰伸手接過了小鼎,觀察了一番,又還給了她,道:“麻煩白道友先把裡面的印記抹去,斷開你與它的血脈之連,不然,噹噹也用不了啊。”

    白虹眼中獰色一閃,道:“顏小友,只要你先幫我把體內的氣體排出來,我自會抹去小鼎裡的所有印記。”

    顏雨辰想了一下,道:“也好,像白道友這樣的大人物,肯定是不會賴賬的。”

    說著,便“啪”地一聲,對著她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

    白虹被打的一愣,隨即咬牙怒喝道:“小畜生,你……”

    顏雨辰立刻瞪眼道:“白道友,你在叫誰小畜生呢?我剛剛是在施展獨門絕技,幫你打通腦後與那股氣之間的經脈,只有這樣,我才有辦法幫你把那股毒氣排出來。哼,白道友要是不想讓我幫忙,那我走便是。”

    說罷,轉身就要離開。

    白虹慌忙抱住了他的雙腿,滿臉諂媚地道:“顏小友,我……我沒罵你,你繼續,求你繼續……”

    “啪!”

    顏雨辰對著她的臉蛋兒就是一巴掌,在她發怒之前道:“這是打通你的面門穴道,與體內毒氣之間的經脈。你最好別說話,你要是一開口,不小心把那股毒氣一股腦的誘發出來,只怕你的五官會瞬間被毒氣震的爆裂,毀容是小,腦袋恐怕都會掉啊。你想想之前的那個屁,一個屁就能把你後面的裙子撕裂,飛上了天空,把你震的向前飛了出去,若是這股巨量的臭屁合在一起,突然從你臉上的筋脈爆發出來,你覺得你還有命嗎?”

    白虹臉色煞白,驚恐地緊緊地閉上了嘴巴,再也不敢開口說一個字。

    “啪!”

    顏雨辰又給了她一耳光,隨即左右開弓,對著她的兩邊臉頰就狠狠抽了起來。

    白虹渾身顫抖,咬牙切齒,眼中滿是怨毒的恨意,但是,卻依舊直挺挺地跪著,不敢說一句話。

    要是這小畜生治不好她,那她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弄死他!

    這個仇,這番恥辱,她絕對要報!

    顏雨辰看了一眼她眼中的恨意,猛然握起拳頭,對著她的胸胸就是一拳,直接把她打飛了出去!

    白虹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正要破口大罵時,顏雨辰又走了過去,滿臉凝重地道:“快了,就快了!白道友,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說話,不能發怒,不然前功盡棄啊! ”

    白虹只得忍下屈辱,再次跪在地上,默默地流著眼淚咬著牙,忍受毆打。

    顏雨辰走到她的後面,飛起一腳,就對著她的屁股踹了一腳,直接把她踹爬在了地上,急聲道:“白道友,快站起來,撅起屁股,就差最後一腳了,你一定堅持住啊!”

    白虹披頭散發地爬了起來,慌忙撅起了屁股。

    “砰!”

    顏雨辰最後這一腳,使出了全部的力氣,直接把她給踹飛了出去,飛出了將近百米的距離,方臉朝下,轟然落地!

    讓你罵人,讓你再得瑟啊!

    任你堂堂陰陽宗的副宗主,還不是被主動跪在地上,主動撅起屁股,主動哀求哥踹!踹死你丫的!

    顏雨辰心中出了一口惡氣,連忙跑過去道:“好了,白道友,我再幫你疏通一下,然後去吃一顆我特製的靈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說著,便裝模作樣地對著她的後背點了幾下,又扯了幾下她的頭髮,撕了幾片她的裙子,最後終於收功,道:“好!大功告成!”

    白虹滿臉鮮血地從地上爬起來,捂著依舊鼓起的肚子,咬牙切齒地道:“小畜生!我要把你……”

    “砰!”

    顏雨辰猛然一腳踹在她的肚子上,再次把她踹飛了出去,然後追過去道:“這最後一下,差點忘了,白道友,你放心,最多再過半個時辰,你肯定會好的。”

    說罷,便過去扶起了她,滿臉關切地道:“白道友,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好多了?”

    白虹全身火辣辣的疼痛,肚子也被踹的鑽心疼,她臉色煞白,渾身哆嗦,幾乎疼的說不出話來。

    顏雨辰攙扶著她,好不容易才返回到了原地,迎接他們的,是眾人期待而又怪異的目光。

    莫牙滿臉驚愕的表情,道:“白道友,你……你怎麼看起來,傷的更重了?”

    顏雨辰從小璃手中,接過了那枚紅彤彤的,像是聖女果一般的果實,粗魯地塞進了白虹的嘴巴里,道:“白道友,吃了靈丹,去遠處方便一下,就算沒有便意,也一定要去蹲,很快就會把所有的毒氣排出來的。 ”

    白虹吞下了果實,沒有說一句話,一瘸一拐地向著旁邊的山坳行去。

    看著她那淒慘而孤寂的背影,顏雨辰不勝唏噓。

    不多時。

    “轟”

    不遠處的山坳,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整個大地,似乎都在震顫!

    隨即,白虹的身影,呈蹲坑之勢,在屁股後面的那股濃烈黑氣的噴射下,沖天而起!猶如火箭升空,氣勢磅礴,濃煙滾滾!

    一直衝上了數百米以外的高空,方再次以蹲坑之勢,落了下來!

    “砰!”

    一聲巨響,泥土飛揚!

    她竟一屁股砸塌了地面,坐進了深坑!

    這等蹲坑之勢,簡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啊!

    莫牙張大嘴巴,一臉驚呆的表情。

    趙海看著那股從山坳處瀰漫而起的黑霧,頓時如見蛇蠍,渾身一抖,滿臉驚恐地退出了老遠。

    小美人魚瞪大藍色的大眼睛,捂著嘴巴驚呼道:“哥哥,那個臭大嬸的屁,好恐怖哦,竟然把她給衝上天了呢。”

    人家正在蹲坑中,卻被一個屁衝上了天,這等人間慘事,還不是你這個腹黑的小丫頭搞的鬼!

    此時,顏雨辰對於白虹的悲慘遭遇,是真的打心眼裡同情了。

    好好的一個女人,被弄成了這樣,那聲驚天動地的屁,威力驚人,很可能已經給她的後面造成了可怕的創傷。
aerodynamics、13o、kujira、スカンクス
四位大神请受小弟一拜
真心觉得在这论坛的各位大大都是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87

帖子

179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92
发表于 2018-4-28 12: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Aerodynamics 发表于 2018-4-27 22:39
小夫小妻小仙人
第0752章金童中了后门炮

補上A大神發的"小夫小妻小仙人"
內容提到的黃鼠狼大軍屁攻劇情
-------------------------------------------------------------------------

小夫小妻小仙人 第一百三十四章 萬屁齊轟刺猬大軍
小夫小妻小仙人 第一百三十五章 屁攻初戰告捷

就在化妖師和妖族的將領們等待著黃鼠狼大軍衝進刺猬大軍之中,迅速被全身充滿暗黑物質的妖刺猬滅掉之際,黃鼠狼大軍整整齊齊地停下了!

  最前面兩萬火紅的黃鼠狼,

都是修煉多年的得道黃鼠狼精,個個身形如牛,再加上地心火精的錘煉,此刻顯得格外威武。

  “怎麼,要和我的刺猬大軍對陣,個頂個地比試一下?!模仿古戰場上的兩軍大戰方式,雙方將領大戰三百合?好啊,大黑,你先上!”

  被稱作“大黑”的,是一個由人類妖化成的妖刺猬,他本是一個強壯如牛的農村,幾經打造,其威猛程度,竟然超過天然刺猬三倍以上,而且,他聽得懂人言,特別好指揮。

  “大黑”聽了,覺得自己受到重用,非常得意,意氣風發,大搖大擺地出了刺猬大軍方陣,齜牙咧嘴,目光兇殘,嘴裡發出像人類語言又像是刺猬叫的聲音,不可一世地向黃鼠狼大軍挑戰。

  “哇嗚!我要殺一萬隻黃鼠狼!哇嗚!我要發大財!哇嗚!我要當世界首富!哇嗚!我要佔盡天下美女!哇嗚……”

  哇嗚哇嗚地,這個人妖刺猬,不可一世地向黃鼠狼大軍挑戰,目光看準對方一個超級大黃鼠狼。

  地面上的玉婉和孫天師,所處位置較低,視線被黃鼠狼大軍擋住,看不到大陣裡面的情景,只能聽到哇嗚哇嗚地大叫。

  空中的老獾精,金童,六丫頭,歡歡,都看得分明,那是一隻人妖刺猬,樣子極其醜陋和滑稽。

  就在那隻人妖刺猬哇嗚哇嗚地大叫之際,突然之間,一幕絕大多數人意想不到的情形發生了!

  位於最前面的兩万巨型黃鼠狼,齊刷刷地,突然全部掉轉身形,由先前的頭部向前,全部變為屁股向前!

  “哈哈哈哈!我不用千軍萬馬,只用一個大黑,就把萬千黃鼠狼征服了!”化妖師更加瘋狂地大笑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瞧!人類生物投降是舉手,而黃鼠狼投降,竟然是――獻菊花!喔哈哈哈!”

  化妖師一語未了,突然之間,傳來一聲異常古怪的悶響!

  “不――”

  沒錯,這是一聲黃鼠狼放屁造成的的悶響,想想看,位於黃鼠狼大軍陣前的兩万巨型黃鼠狼,同一時刻放屁,那是一種什麼情景!

  黃鼠狼放屁,不是爆響,而是悶響,而且放屁時間拖得極長。

  “不――”

  兩萬個黃鼠狼之屁,匯集在一起,其聲音,真如滾滾悶雷!

  剛才被人妖刺猬所盯著的那個超級大黃鼠狼,大大的屁眼同,正對人妖刺猬的鼻子,這個黃鼠狼放的屁,衝力極大,一股臭到極點的黃色氣體,直接打入人妖刺猬的體內!

  沒有拖延一秒鐘,人妖刺猬當場被臭暈!

  黃鼠狼之屁,這種氣體,是世界所有動物之屁中最臭的,而且,此屁一旦達到一定密度,便有著淺黃顏色。

  兩萬個大屁,匯集成黃色的雲霧,漫向天空!

  化妖師,紅衣妖女,所有妖族的將領們,全都忍受不了這種臭不可聞的氣體。

  “這……他們要和我們打生化戰?!”化妖師這才預感到不妙。

接下來,更讓妖族所有將領震驚不已的是,黃鼠狼大軍的放屁,變本加厲起來!

  前面兩万巨型黃鼠狼的屁放完了,自行後退,後面四萬中型黃鼠狼,昂首挺胸,大步向前,然後齊刷刷地一個轉身。

  “不――”

  又是一聲滾滾悶雷!更加沉重!

  接著,第三梯隊的黃鼠狼,共計八萬,接替向前,繼續屁攻。

  “不――”

  接下來,是十六萬黃鼠狼齊刷刷地向前,整整齊齊地放屁!

  “不――”

  二百萬黃鼠狼,以幾何級的數量,非常連貫緊湊的動作,放屁,放屁,再放屁!

  周圍的大片天空和一望無際的原野,漸漸地被濃重的屁霧瀰漫了!

  方圓數里,無邊的濃重屁霧,到處是令人窒息的惡臭!

  化妖師醒悟過來之後,趕緊指揮刺猬大軍,向黃鼠狼大軍發起進攻,試圖阻止黃鼠狼大軍繼續放屁。

  然而,晚了,位於前面的幾十萬妖刺猬,早已被濃重的屁霧熏得不知東西南北,一個個暈頭轉向、四肢無力了。

  位於大陣後面的無以計數的妖刺猬,被同樣無以計數的黃鼠狼精接連不斷放出的臭屁熏倒。

  刺猬被臭屁熏倒之後,全都四肢朝天,身體最薄弱的腹部,身不由主地展露出來。

  黃鼠狼是食肉動物,人們往往認為,黃鼠狼最愛吃的是雞,其實不然,黃鼠狼最愛吃的,恰恰是刺猬肉!

  刺猬肉,上口勁道,餘味無窮,簡直就是黃鼠狼的美餐。

  原野上,大片的妖刺猬四肢朝天,展露腹部,成了黃鼠狼大軍的大地餐桌。

  二百萬黃鼠狼大軍,風捲而上,各自挑選肥大的妖刺猬,開始美餐。

  黃鼠狼精用尖利的牙齒,撕開妖刺猬的肚子,吞噬裡面熱乎乎的五臟,然後吞噬黑色尖刺裡面的鮮嫩肌肉。

  凡是被吞噬掉的妖刺猬,最後只剩下一堆黑色的尖刺。

  那個被熏倒的人妖刺猬,因為其肉風味獨特,引來七八隻黃鼠狼精,一擁而上,眨眼之間,這個人妖刺猬就被肢解吃掉了!

  原野上,一片大嚼大吞之聲!

  咔哧,咔哧,咔哧!

  咕咚,咕咚,咕咚!

  漫天遍野的惡臭屁霧之中,漸漸地添加進無數刺猬被開膛破肚造成的刺鼻腥氣。

  黃鼠狼自己放的屁,當然不嫌其臭,絲毫不影響它們的食興。

  人族和其他種族就不同了,全被臭屁熏得暈頭轉向。

  紅衣妖女,化妖師,以及妖族的其他將領們,全都雙手摀住鼻子,即使這樣,也是一陣陣噁心,一陣陣嘔吐,一陣陣眩暈。

  老獾精,金童,六丫頭,歡歡,同樣不能倖免,也都被臭屁熏得暈暈乎乎的了。

  屁霧被風刮進聯盟指揮部大院,裡面的數百名工作人員,趕緊關緊門窗。

  然而,臭屁仍然不能全部阻擋,

透過門縫窗縫鑽進室內,大部分工作人員被熏倒。

  屁霧進入村莊,所有村民,沒有一個人受得了,戴上最厚的口罩都不管用,最後,人們不得不用被子摀住腦袋!

  大量刺猬被開膛破肚造成的腥氣飄到天空之後,化妖師猛然醒悟,自己辛辛苦苦打造的一百三十萬刺猬大軍,正在被二百萬黃鼠狼大軍生吃活吞!

  這簡直是從化妖師身上割肉!

  那一百三十萬刺猬大軍,可是化妖師的資本啊!正因為有這個重大資本,他在紅衣妖女面前才能傲然,沒有了這個資本,他還牛逼個屁!

  此刻,老獾精,六丫頭,歡歡,包括地面上的玉婉和孫天師,全都沉浸在黃鼠狼大軍屁戰成功的驚喜之中。

  驚喜之餘,他們自然忘不了,主要功勞,其實是金童的,是他別出心裁地想出了黃鼠狼屁攻妖刺猬這一妙計。

  金童自然很高興,但是,他卻沒有顯得洋洋自得,相反,他繼續密切地註視著地面上的形勢,畢竟,一百三十万牛一樣大的妖刺猬,並不是那麼容易全被黃鼠狼吞噬掉的。

  “我的刺猬大軍啊!”

  化妖師幾近瘋狂,不顧屁霧滾滾,操起暗黑粒子發射器,對準地面上正在瘋狂吞噬刺猬肉的黃鼠狼,就是一通發射。

  呼!

  呼!

  呼!

  接連三股暗黑粒子,掃蕩下去,暗黑粒子所到之處,一切化為無有,地面上,轉眼之間形成三個直徑十幾米的大洞,上千隻黃鼠狼精,連同被黃鼠狼撕爛的妖刺猬,一起消失了。

  “貪婪的黃鼠狼!我讓你們吃!我送你們下地獄!”

  化妖師惡毒地咒罵著,呼呼呼,又是三個連射,地面上又是三個大洞,又是上千隻黃鼠狼精帶著美餐的感覺消失了。

  老獾精看到化妖師正在氣急敗壞地屠殺黃鼠狼精,大吼一聲,緊接著取出上古銅矛,操動矛尖上的太陽花,與化妖師展開對抗。
aerodynamics、13o、kujira、スカンクス
四位大神请受小弟一拜
真心觉得在这论坛的各位大大都是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87

帖子

179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92
发表于 2018-4-29 00: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妖狐媚 第七章 都是屁的錯
------------------------------------------------------------------------------------------------------

中秋日,闔家團圓。

上華堡村的中秋溫度適宜,鄒家全家在院子裡擺了小圓桌,就著粗糙的麵餅賞月。

鄒無言先去給親娘上了香,才乖乖的坐在圓桌旁,拿起一張麵餅,趁著鄒爹和二娘不注意的時候悄悄收進懷中。

“無言!”鄒爹一聲驚呼,把鄒無言嚇得差點失手打翻了盤子。

“爹……”鄒無言小聲的喚了一句,眼神閃爍,不敢直視鄒爹。

“你那臉是怎麼搞的?莫非你去和人家打架去了?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以為和闕鏢師耍了幾天就以為自己是大俠了,你看看你折騰的!”鄒爹的話很嚴厲,其中又帶著濃濃的擔心。

鄒無言鼻青臉腫,毫無疑問,是下午被驢操練過後的下場。

狐塗塗和鄒無言在大街上打了一架以後,鄒無言越發的對狐塗塗感興趣起來。不過他也知道人多嘴雜的道理,怕被人看去亂嚼舌頭,連忙帶了狐塗塗回家,躲在院子後面有板有眼的練習起來。

最初狐塗塗權當哄孩子玩了,打了一會兒發現鄒無言還真有練武的天賦,多複雜的動作教他兩次他都能大概的比劃出來。狐塗塗也來了興趣,自從這次輪迴後,每天除了拉磨就是拉磨,現在終於有了玩耍的機會,她要是不珍惜的話,那可就是大頭了。

於是一人一驢,各懷心思,在院子裡打的虎虎生風,造成的直接結果就是鄒無言的鼻青臉腫。

鄒無言聽聞鄒爹詢問的是這件事情,免不了長吁一口氣。按了按懷中的麵餅,確定裝的牢靠了,這才回答:“沒有,爹,孩兒不曾打架。”

“沒打架怎麼會弄的鼻青臉腫的?無言,你可不能說謊。”鄒爹面帶懷疑看著鄒無言,目光爍爍。

鄒無言肯定的點頭,並且伸出手指發誓。

他確實沒和人打架,而是和一頭驢,不過這件事情打死也不能說,就算說了也沒人信。

狐塗塗靠著驢圈旁邊的欄杆趴著,看著那一家三口,咧著驢嘴無聲的笑著。鄒無言臉上那些傷痕當然是她的傑作,誰讓他年紀小小就不學好,先弄個媳婦出來嚇狐不說,還隨意的不經過她允許的情況下,單方面強制性的捏了她的咪咪,簡直不可饒恕。

不過,看著他鼻青臉腫的樣子,狐塗塗竟然還有點心疼了,暗暗後悔有點下手太重。不過鄒無言發誓的樣子還真好看,讓她不禁想起轉輪王那傢伙。曾經他也那麼和她發誓過,只是不知道他現在過的怎麼樣。

不是說人間一天,地府三日麼?她這次輪迴已經足足快兩個月的時間了,那麼地府那邊是不是已經過去小半年了?

半年也,說長不長,說短卻不短。不知道那傢伙現在過的怎麼樣,是不是還說翻臉就翻臉的臭脾氣。

用過飯,賞過月,鄒爹和二娘進了屋子,鄒無言照例給狐塗塗送了吃的。其實鄒無言一直很好奇,為什麼驢不吃青草,更愛吃窩餅。但他也知道問狐塗塗根本問不出答案,也只能罷了。

倘若狐塗塗知道鄒無言的想法,肯定會內牛滿面的告訴他:“姐不是愛吃窩餅,主要是你家沒肉沒骨頭啊!”

月圓夜,團圓夜。

鄒無言也進了屋子睡覺,剩下狐塗塗自己趴在那看著圓月,思念著家人。想了半天,狐塗塗悲哀的發現,她不知道該思念誰,除了之前剛剛想過的轉輪王,她竟然一個朋友都沒有。

“昂——昂——”狐塗塗站起來衝著月亮大叫。她終於知道狐山旁邊那匹老狼為什麼每到月圓的時候都會衝著月亮狂吠,敢情他也是個悲傷的主。

思念是糖,甜到哀傷。

文藝青年狐塗塗憂鬱的學著咆哮派教主景濤哥哥的樣子咆哮了兩聲,還不待她眼含熱淚捧著心大聲質問“為什麼、為什麼!”的時候,就听見二娘從屋子裡啪的甩門出來,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

“要死啊你!是不是最近少打你,你皮子緊了是吧?再鬼叫鬼叫的干脆把你殺了祭月!”

狐塗塗立刻蔫了,文藝青年霎時變成柔弱派的黛玉妹妹,低頭流淚咬著下唇。只可惜狐塗塗那張大驢臉,流的是迎風寬麵條淚,咬的是棉褲腰厚度的驢嘴唇……

滿意的看著狐塗塗那副慫樣,二娘轉身啪的再次摔門進了屋子。不多時,燈滅了,留下一院子寂寞。

翌日傍晚。

鄒無言滿臉興奮,連跑帶跳的竄到狐塗塗的面前,抑制不住激動的情緒,大聲說道:“白尾,知道嗎?我今天……今天竟然在闕師傅的手下支撐了十一招。你沒聽錯,是十一招!”

狐塗塗正拉著磨,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對於鄒無言的話也是無動於衷。對手本來就不強,才十一招,就把他臭屁的。

鄒無言依舊興奮的繼續開口:“白尾,知道麼?今天那些和我一起跟闕師傅學武的人都驚呆了,以往我們在闕師傅手下可是連一招都躲避不開的,可我今天竟然做到了,現在他們可羨慕我了。白尾,我決定了,以後每天等你拉了磨以後都要你陪我一起練武,早晚有一天我要成為最有本事的人!”

鄒無言許是說的興奮了,又可能是想狐塗塗快點拉完磨了好有時間陪他。二話不說跑去狐塗塗的身後推著磨桿,小黑臉憋的通紅往前走。

狐塗塗輕鬆多了,邁著優雅的步子噶噠噶噠的往前走。這可是她畫圈圈最輕鬆的一次了,這一輕鬆下來吧,就免不了渾身都放鬆,這一放鬆呢,就免不了把多餘的廢氣釋放出去。

於是狐塗塗愜意的張開嘴巴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前門敞開的同時後門也沒閒著,一個五穀玲瓏旋風霹靂無敵大臭屁就這麼崩了出去。

鄒無言推的起勁,忽然一陣悶雷響聲,隨即他就覺的自己中毒了。驚恐的捏著脖子,鄒無言踉蹌著後退,一屁股摔倒在黃豆袋子上,顛了下躺在那一動不動了。

狐塗塗從來沒想到她的屁竟然成了殺人凶器,這簡直殺人與無形啊,就算福爾摩斯來了也查不出原因啊!不過狐塗塗發誓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本來她察覺到有氣體往下走的時候就注意了,想要輕輕把菊花掀開一道縫隙,然後慢慢的、悄悄的、一點一點的把那股騷擾她肚子不安寧的氣體釋放出去的。誰知道那菊花在關鍵時刻和她開起了玩笑,竟然還拉響警報了,於是那股氣體就這麼隨著警報釋放了出去,形成了響屁。

都說臭屁不響,響屁不臭,但大概狐狸和黃鼠狼那個傢伙本就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係,狐塗塗這個屁既臭又響,直接把鄒無言弄暈了過去。

狐塗塗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伸出蹄子踢了踢鄒無言,不見有什麼反映。又轉過身撅著屁股用尾巴在鄒無言的臉上來回掃過,依舊不見有任何的反映。

這可怎麼辦啊?讓她去給他做人工呼吸麼?她可是純潔無比的處女狐啊,死活都不能做那件事情的,她那是要留給真愛之人的。

狐塗塗身上背著磨桿,也沒辦法太靠近鄒無言,她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鄒無言終於悶哼一聲醒了過來。

“太好了,你醒了!”狐塗塗高興的問,說出來的話卻變成了嚎叫。她有點尷尬的衝著鄒無言呲著大板牙,鼻孔漲的老大,想盡量讓她那張驢臉上的表情好看一些。

“死白尾,我好心幫你拉磨,你不知感恩不說,竟然還放屁害我。而且你竟然不知悔改,竟然擺出這麼一副嘲笑的表情。我……我再也不要理會你了! ”鄒無言滿臉委屈,嚇得狐塗塗趕緊把鼻孔縮小,大板牙也被厚嘴唇擋上。

“你起開——”鄒無言爬起來,狠狠的推了狐塗塗一把,奪門而出。

這……唱的是哪一出?狐塗塗愣了。她知道做錯了,是想弄個好點的態度爭取寬大處理,怎麼反倒讓人不愉快了呢?看來那些政策還真是害人不淺。鬼扯什麼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全都是騙人的。果然應該加上後面那兩句: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

看著鄒無言受傷的離開,狐塗塗這心裡其實也不好受。她沒想到一個屁竟然引發如此嚴重的後果,雖然沒造成血案,不過估計也不遠了。

這兩個多月來的相處,狐塗塗知道鄒無言是說一不二的人,說不理會她了,那自然是不理會了。那麼這就代表著她以後要吃青草,沒有窩餅吃了。倘若不吃青草,那麼她就會餓死……那麼,這也算是造成血案的重要因素吧!

狐塗塗糾結了,鬧心了,她撓牆、她搥胸、她一把一把往下踢身上的黑毛,可卻一點辦法都想不出來。

看來,一切只能等明天。明天,她一定要和鄒無言解釋清楚。雖然她不會說話,但她還會寫字,找根樹枝叼在嘴裡,寫上幾個字不費勁吧!

狐塗塗暗罵自己愚蠢,怎麼早不想出這個辦法來,那樣豈不是早就可以和鄒無言溝通了麼?不過轉念一想,狐塗塗又有點擔心,真要是鄒無言看到一頭驢會寫字,他會不會被嚇死啊?
aerodynamics、13o、kujira、スカンクス
四位大神请受小弟一拜
真心觉得在这论坛的各位大大都是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918

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

发表于 2018-4-29 00: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rrr9999 发表于 2018-4-29 00:12
妖狐媚 第七章 都是屁的錯
--------------------------------------------------------------------------- ...

這會死人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918

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

发表于 2018-4-29 00: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rrr9999 发表于 2018-4-29 00:12
妖狐媚 第七章 都是屁的錯
--------------------------------------------------------------------------- ...

想看什麼劇情私告訴我吧 感謝你的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87

帖子

179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92
发表于 2018-4-29 00: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愛情惹妖女 第四章
----------------------------------------------------------------------------------------------------

「親愛的夫君……這……我可以解釋的……」阿蓮還呆站在那兒,分明就是不願意幫她嘛!不過這也就算了,她那張臉上就好像寫了「自作自受」四個大字一般,令她感到十分不爽。

    「解釋,你要拿什麼來解釋?」這個該打屁屁一百下的小女人,難道她不知道她這麼做會嚇到別人嗎?

    何況他已經告誡她許多次了,京城的人大都十分迷信,要是被別人發現的話,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但偏偏她老是將他的話當作唱歌,陽奉陰違,明著說她听到了、也記住了,暗地里卻又繼續玩這種嚇唬人的游戲!今日,他一定要好好的修理她,讓她知道他的厲害。

    「我……我……」令狐嵐靈自知理虧,低著頭可憐兮兮的猛眨眼。

    「裝可憐也沒用!」他可是吃了秤鉈鐵了心。

    「我可以解釋嗎?」她也是有她的理由啊!最起碼夫君得听听她說些什麼後,再冶她的罪,這樣才公平。

    「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他倒要听听看她還要說些什麼?

    「人家……人家……」她拚命的想著正當的理由。

    「說!」

    「好啦、好啦!你不要這麼凶咩……」他這麼大聲做什麼啊?都快要嚇到她了耶!

    有道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她只是犯一個小小的錯而已,有必要對她這麼凶嗎?

    哼……他一定不是個好夫君!

    她要詛咒他,出門的時候踩到狗便便、走路還滑倒……不、不……她搖了搖頭,她怎麼可以詛咒她親愛的夫君呢?這是不對的啊!

    他若是出門踩到狗便便而不自知,一路就這麼踩回來,那屋子里豈不全都是狗便便的味道嗎?

    而且,要是他走路滑倒剛好後方來了一匹馬,就這樣踩過她親愛的夫君的身子,那她不是就得守寡了嗎?

    嗚嗚……所以她也不能詛咒他,她怎麼這麼命苦啊……「快說。」他看著令狐嵐靈一下子搖頭、一下子晃腦,那皺在一起的小臉就像是在思考很嚴重的事,這種表情真的令他覺得很好笑。

    「好……好……別催了、別催了!」她果然是天才,在這麼短短的時間里,她就竟然可以想出一個很好的理由,而她相信京胤煬應該可以接受才是。

    因為,這個理由一點都不牽強、真的一點都不牽強喲……「咳咳……」她咳了兩聲。

    「怎麼了?著涼了嗎?」

    「沒有,我沒有著涼。」

    「不然呢?」她的毛病怎麼這麼多,一點都不干脆,京胤煬在心里頭想道。

    「我在清喉嚨,我打算用我最美妙的聲音來說給你听。」令狐嵐靈甜甜的說道。

    「不用了,你用現在這種聲音就行了。」

    「好吧、好吧!要是親愛的夫君你這麼說的話,那我就不再清喉嚨,直接說了喲!」她的廢話還是一大串。

    「可以說了嗎?」

    「其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玩著發辮,無辜的看著京胤煬,「我只是想節省時間,不希望洗個澡洗那麼久?」

    「是嗎?」他的聲音很明顯的不相信!

    「是啊!若是帶著頭去洗澡一定會這兒洗不干淨、那兒洗不過癮,而洗得很慢很慢,所以我才會只洗身子。」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他冷冷的說道。

    「親愛的夫君,你應該要相信我說的話才對啊……本來就是這樣,若是帶著頭去洗,頭發沒有處理好可是會弄濕的,而且我昨日才洗過頭,今日不想洗頭,可如果弄濕頭發,我就得順便洗頭了不是嗎?這樣會浪費很多的時間。」

    對咩、對咩,她說的沒錯吧?

    包何況,她的頭既然可以隨時隨地拿下來,她就更應該努力的發揮這項特異功能才是,不做就真的浪費了。

    嗯……對咩、對咩!她這樣的解釋是對的,要是她的夫君是個明理之人,他就應該要相信她這個當人妻子的每一句話。

    換成別人,也許京胤煬還相信,但是令狐嵐靈所說的每一句話,他一向都要再三思考。

    「我洗澡就從不會弄濕自己的頭發。」

    「那是夫君英明神武啊!可是靈兒不是……」

    這樣總可以了吧?她也夸獎她夫君英明神武了,她的夫君應該要放過她了才是,一個男子是不應該一直和姑娘家計較這麼多才對。

    「還是我要教你怎麼洗澡?」

    「不用了、不用了……」她連忙搖頭,「靈兒會自己洗。」

    「你還有其它的理由嗎?」

    「不,我就只準備一個理由而已。」因為,她有把握這個理由可以說服他,所以她才準備一個理由而已。

    「沒有別的了?」他揚眉。

    「沒有了。」她肯定的說道︰「夫君,你就原諒靈兒一次吧!」

    「我已經原諒過你一次了。」他仍舊是繃著臉。

    「再一次?」令狐嵐靈小心的伸出手,想跟他討價還價。

    「可能嗎?你覺得我可能再原諒你嗎?」他將問題丟回給她。

    「可能!」

    「不可能。」他的手高高的舉起。

    「夫君、親愛的夫君,你要做什麼?」她恐懼的看著京胤煬。

    「按照我們先前的約定,你要讓我打十下**。」他一向都是說一不二的人,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空間。

    「嚇!」啥咪?令狐嵐靈睜大了眼,他……他……他竟然這麼狠,真的要拿她的小屁屁開刀?

    嗚嗚嗚……不要啦!人家她肥嫩嫩的小屁屁可是還沒有被人給摸過,更別說是挨揍了。

    「還不將你的屁屁翹高。」

    「我不要……人家不要……」她的手捂著自己的小屁屁,拔腿就想落跑,但是,京胤煬的動作卻比她更快,一下子便抓到了她。

    「你要跑到哪里去?」他的手拎著她的領子。

    「我……我……」完了、完了,怎麼辦?「靈兒……靈兒……」

    「你又想怎麼樣了?」他不耐的問道。

    「靈兒想‘放風’!」咦……這個點子不錯,她怎麼這麼聰明,想到了放風這個詞。

    「放風?」她又是胡謅些什麼,淨說一些他听不懂的詞。

    「對啊、對啊!」令狐嵐靈拚命的點頭,「我就是想放風,所以才跑這麼快的,夫君,你該不會不知道什麼叫放風吧?」

    瞧,多麼文雅的詞啊!這可不是每個人都會用的。

    「我是不知道。」基本上,京胤煬還算是一個很虛心受教的人。

    「那靈兒告訴你好不好?」

    「請說。」

    「我說了,可以抵掉那十下屁屁嗎?」這應該可以算是個交易,她又沒拿到什麼好處,而他也沒吃什麼虧,不是嗎?

    「不行。」

    「為什麼?夫君,難道你這麼沒有求知欲嗎?」這怎麼成呢?他應該要答應她的要求,然後讓她抵掉那十下的小屁屁才對啊!

    「有,可是,我不接受條件交換。」

    「親愛的夫君……」她的小手扯著京胤煬的衣服搖晃著。

    「撒嬌也沒有用。」雖然她的表情十分活潑生動,但是,京胤煬拚命的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輕易原諒她,不然,她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明知故犯。

    他伸出手,狠下心來要朝她的小屁屁揮下去──「夫君,原諒靈兒……」令狐嵐靈全身縮成一團,「靈兒不是故意的,靈兒……」

    「說什麼都沒用了!」他一定要給她吃吃苦頭才是。

    「靈兒要放風了!」

    原來令狐嵐靈不是在向京胤煬討饒,要是在告訴他,她要放屁了。

    一個「噗」聲,又臭又響的屁瞬間由內室里傳出來。

    「好臭,小姐好臭……」阿蓮差一點被令狐嵐靈的屁給燻暈了。

    噢——怎麼這麼臭!京胤煬連忙捏住骨子。

    原來狐屁是這麼臭,他真是不敢領教。

    只見令狐嵐靈得意的笑開了嘴,「親愛的夫君,我已經叫你原諒我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放屁的。」

    肚子有氣就會想放屁嘛!這也是人之常情。

    「靈兒你……」毒氣真的是久久不散。

    「我是無辜的,夫君,你就別同靈兒計較了可以嗎?」令狐嵐靈想辦法就將十下小屁屁給混過去。

    「好,這次我就再放過你!要是你再犯……」

    「不會了、不會了,英明神武的夫君,靈兒真的不會再犯了。」哇哈哈哈哈……原來這樣也行啊?!

    好啊!要是下次再被京胤煬給抓到的話,她會記得努力的制造風,讓毒氣燻到京胤煬投降並且放了她為止。

    炳哈……人家她是天才啦!
aerodynamics、13o、kujira、スカンクス
四位大神请受小弟一拜
真心觉得在这论坛的各位大大都是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氵主廾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