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鼬娘俱乐部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阿兰

[杂谈] 普通作品里放屁内容的收集

  [复制链接]

0

主题

51

帖子

124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44
发表于 2018-4-27 19: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来贡献一章
小说:西游记之我成了唐僧
章节:第二十三章 扫黄打黑
(转自:https://www.ybdu.com/xiaoshuo/5/5781/870738.html

带头的两个妖怪一个浑身漆黑,身高体壮,是一只黑虎精,还有一个变化成妖媚的女子,身上的衣衫都是黄的,连头发都是金黄色,不知道是什么妖精。

    妖媚女子娇笑道:“三位长老不简单纳,这黄风幻阵至今还没有哪个男人能走过去,你们算是第一个。”她轻轻挥动衣袖,带起一阵风,黄草下的皑皑白骨比比皆是。

    孙悟空不屑地说道:“雕虫小技,还胆敢出来买弄。”言罢看着这两个带头妖怪失笑道:“一只黄鼠狼,一只黑老虎,是该叫你们狼狈为奸呢,还是叫狐假虎威?”

    黄鼠狼精咯咯笑道:“没想到你这只猴子的眼光这么准,你是怎么看出我来的?”说罢朝孙悟空抛了个媚眼。

    孙悟空不屑道:“你身上那股騒臭味俺老孙几里外就闻到了!”

    黄鼠狼精大怒,对身边的黑虎精说:“虎哥,你去把他们给抓了回去,今晚做咱们的下酒菜!”

    黑老虎嗡嗡地应道:“是,夫人!”

    说罢拔出身边的虎头大刀,对唐僧三人道:“夫人要我捉你们回去,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

    身后的众小妖大声呼喝,声势惊人。

    孙悟空看着这呆呆傻傻的黑虎精,不由地笑道:“黑老虎,你还有没有点山大王的霸气啊,那只黄鼠狼要你干吗你就干吗?”

    黑虎精嗡声答道:“夫人说的准没错!小猴子,你接招吧!”说罢亮出架势就要冲过来。

    “哈哈,黑老虎,打来打去太麻烦,不如这样,俺老孙让你打三下,然后你再给俺老孙打三下,谁受不了就算输如何?”孙悟空好久没有卖弄本事了,笑嘻嘻地提议道。

    黑老虎回头看看黄鼠狼精,黄鼠狼精给了他一个娇媚的微笑,鼓励道:“这小猴子不识好歹,虎哥好好教训他一顿,可别打烂了,他身上都是瘦肉,吃了不分的。”

    唐僧和猪八戒在一边听得哈哈大笑,猪八戒笑得边喘气边说道:“师兄,这年头女的都怕分,连女妖精都一样,以后你可小心点!”

    孙悟空瞪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倒是黑虎精看着猪八戒,转头对黄鼠狼精说道:“我还是比较喜欢肥一点的,夫人,这只猪就留给我吧!”

    这下轮到孙悟空哈哈大笑了,三人嬉笑打闹,显然没有把这一群妖怪放在眼里。

    笑过之后,孙悟空摆好架势,对黑虎精道:“黑老虎,来吧,给爷爷挠挠痒!”

    黑虎精拿起虎头刀,拦腰朝孙悟空斩去。他记得夫人的叮嘱,只用了五分力气。孙悟空不躲不闪,让他砍个正着,“叮”地一声,仿佛打在钢铁之上。

    孙悟空哈哈大笑:“黑老虎,你的力气也太小了吧?”

    黑老虎脸色尴尬,还好他皮肤全黑,看不出他脸色通红。他嘟囔了一声,使出七分力气,狠狠地朝刚才砍过的地方挥去,这一下却仿佛砍到空处,他的大刀伦了个空,身体在大力的带动下转了一个圈,才勉强控制住。原来孙悟空的身体顺着刀势分成上下两截,这一刀自然没有砍中。

    孙悟空的身体又恢复成一截,笑嘻嘻地看着黑虎精道:“还有一下了!”

    黄鼠狼精看出了孙悟空的厉害,提醒黑虎精道:“虎哥,不要大意了,这只猴子不一般!”

    “哦!”黑虎精应了一句,对孙悟空说,“小猴子,第三招要来了!”说罢提气运劲,使出全身的力气。只见得虎头刀身散发出一阵黑气,氤氲下带着刀风直奔孙悟空脑袋而去。这次可是十成十的力量,他也顾不得黄鼠狼精的嘱咐了,只要能杀死这只猴子就行。

    他这一身虎力下去至少有几千斤吧,黑虎精不信不把孙悟空打的血肉横飞。可是孙悟空是何许人,这点力气就跟挠痒无异,黑虎精的大刀砍在孙悟空脑袋上,轰地一声,大刀崩折,黑虎精的虎口发麻,手一松,刀哐当落地。

    黑虎精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地上的刀,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孙悟空玩够了,说道:“你的三招打完了,现在该轮到俺了!”说罢取出金箍棒,比划着道,“该打哪里好呢?”

    黑虎精露出惊惧的神情,浑身发抖,黄鼠狼精也感到孙悟空的棒棒不好惹,连忙叫道:“虎哥,快回来!”

    可惜已经晚了,孙悟空的金箍棒毫不迟钝地朝黑虎精当头打下,可怜黑虎精的兵器被打掉在地,眼睁睁地看着孙悟空的棒子敲在自己的脑袋上。

    这可是十万八千斤重的家伙啊,黑虎精可没有孙悟空的挨打本事,只听得黑虎精一声惨叫,脑浆崩裂,就这么死去了。

    “虎哥!”黄鼠狼精悲叫一声,花容失色。

    孙悟空哈哈大笑道:“你的黑老虎已经死了,看你怎么狐假虎威。俺老孙这就来个扫黄打黑,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

    黄鼠狼精干哭了几声,寒声叫道:“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说罢转过身来,背对着唐僧师徒三人,撩起裙子,露出一条大尾巴,尾巴下面一个雪白的屁股。

    孙悟空嗤笑道:“想干嘛,引诱我们吗,你这种货色老孙我都不放在眼里!”

    唐僧看黄鼠狼精身后的一众小妖都紧闭着眼睛,紧捂住鼻子,想起黄鼠狼的绝招,一个激灵大叫道:“悟空小心!”

    孙悟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却见黄鼠狼精的尾巴突然上翘,一阵狂风帘吹来,夹带着黄沙和令人窒息的气味扑面而来。

    孙悟空首当其冲,这么近距离下带毒黄沙瞬间就扑了过来,钻进他的眼睛,饶是他火眼金睛,也难以承受。更令人难受的是钻入鼻子中的那股气味,孙悟空500年没洗澡身上的味道和它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不片刻,他就已经摇摇欲坠了。

    唐僧虽然在孙悟空身后,被挡住了大部分的黄沙袭击,但那股气味却无孔不入地钻进了他的鼻子,比之孙悟空500年没洗澡出来身上的味道还要令人窒息百倍,他当下脑子一晕,伏倒在马背上昏死过去。

    只有猪八戒,仿佛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举起钉耙朝众妖怪扑去,黄鼠狼精正在大放其屁,没料到一钉耙当头而下,她抽搐了两下,就倒地死去,兀自露出一个大屁股。

    猪八戒大发神威,朝那小妖们扑去,一时间小妖们死的死,逃得逃。

    猪八戒回转过来,将孙悟空抱上白马,然后牵着马前行,找寻人家救助。

    白马步履踉跄,显然也受到黄鼠狼那毒屁的影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2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2: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敕帝 第七十章 一屁熏天
作为青灯鬼鼎的九宫正主,伶俐猫非但可以自由出入,更是可以将秦泓周身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甚至可以与外在灵宠以及人类沟通,这才使得它能够在不现身的前提下将秦泓与赵东的过节告诉小狐狸“狐潸公主”。

    而狐潸公主作为“衍月狐”的族人,本身便是生性高贵,自尊心极强,虽然并未成为秦泓的灵宠,但几日的接触下来,对于秦泓,却也已是有了深深的依赖与归属感,在听闻秦泓曾被赵东排挤出内院之后,自然是感同身受,对赵东厌恶而且充满杀机。

    只是,狐潸也是明白,秦泓之所以派自己上场,是看中了“狐瘴”这个技能。而且聪明如狐族的她,自然也是知道秦泓心中的恶作剧,但对于“臭屁狐”来说,非是到万不得已的境地,却多是不会施展这个技能的。

    毕竟,“狐瘴出,百里不可近人,生灵远避之”可不是夸夸其谈,而身为狐族,尤其是衍月狐族群中的后代,生性高贵,如何愿意让自己陷入众人的厌恶之中?而且,每一只“臭屁狐”都被视为衍月狐甚至是整个狐族的耻辱,一旦被得知,必有野生的狐族高手追杀。

    所以,狐潸才会朝夏栀征询意见,而见她点头,这才心怀愧疚地对秦泓表态。

    见双方都已经准备好,夏栀也不罗嗦,直接便是宣布开始。瞬间,整个广场都是沸腾起来,甚至有弟子已经开始在做赌。不过,秦泓显然并不被看好,买赵东赢的呼声接二连三,这才使得面色阴霾的赵东神色略微缓和了几分。

    甚至,在听闻秦泓回来便是与赵东开战之后,不少在闭关亦或者因为其他缘故未来的弟子,也都赶了过来。使得本就人山人海的广场,此一刻更是陷入到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喧闹之中。

    “秦泓,我赵东今日若是动用半分灵技,便是认输!”万千瞩目中,赵东对着秦泓竖起小指,神色极为不屑地摇头道。

    见赵东如此蔑视秦泓,看台上挽着夏栀胳膊的苏环明显地兴奋起来,更是对着赵东高声喝彩。而在苏环的带领下,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那开赌做庄的孩子,却是哭得呼爹喊娘,心理面直为秦泓祈祷……

    “呜呜!!!!”显然也是意识到了秦泓现在的处境,小狐狸狐潸公主双瞳中静静地升腾起丝丝怒火,毛发也是越发明亮,整个身子,像是沐浴在火焰中一般,却又透露着高贵与圣洁。

    “哼,不要拖延时间了。秦泓,出招吧!”眉心处神念之力缓缓聚拢,赵东横不屑地了狐潸公主一眼,对着秦泓厉声喝道。

    “我早说了,你的对手是她。”秦泓无奈地摇了摇头,蹲下身来,抚摸着小狐狸狐潸,指着赵东道:“小公主,去给主人出口恶气吧!”

    “呜呜!!!”脸颊上流露出人性化的凝重之情,狐潸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然后在万千瞩目中,轻轻转身,朝着秦泓蹲坐下来,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轻轻地添了添秦泓的手背。

    “秦泓,你这拘灵者可不怎么样啊,这小狐狸胆子太小,还是认输的……糟糕!”见狐潸忽然转身,群情愕然,赵东心中更是又气又怒,刚才出言讥讽,但见秦泓望着自己的眼神中却是充满怜悯之意,心下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噗……

    整个广场,在小狐狸转身向秦泓的瞬间陷入无声,因为他们都搞不懂狐潸究竟要做什么。也正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寂静,将狐潸屁股下面那一声气体的爆破声给清晰地突显了出来。

    本是想要将自己的“狐瘴”技能借着群声鼎沸的喧闹给遮掩下去,却不想弄巧成拙,狐潸的神色不由地尴尬窘迫,呜呜叫着,猛地扑入秦泓怀中,把头死死地埋了起来。

    “好臭!!!!!”那一股腥黄的气体犹如海浪般朝着赵东席卷而去,刺鼻的气味更是率先而至,使得赵东不提防之下,吸入一口便是五脏六腑都快要被恶心地吐出来,虽然及时闭住了呼吸,但那气体竟是能够通过全身各个穴道管涌进来。

    无奈之下,赵东刚刚挥起一掌想要将气体轰回秦泓身边,却见秦泓周身荧光飞舞着,将气体完全隔绝的同时,更是啧啧摇头道:“赵东师弟,若是动用灵技的话……”

    “可恶!”被秦泓一言提醒,赵东生生将提起的手掌收回,急忙窜至别处。但这擂台并不是很大,而适才的“狐瘴”技能更是饱含着狐潸的灼灼怒意,其厉害程度简直可说是“一屁熏天”,别说是赵东在这小小的擂台上蹦跶,就算是整个广场的众人,都是捂着鼻子大肆逃窜。

    “我操,好臭!”

    “谁放屁了!”

    “靠,我的屁要是能怎么臭的话,还用怕大公子?”

    “快走快走,别当道,臭死了!”

    “我操,谁他妈吐我身上了!”

    腥黄的气体虽只是在擂台上盘旋,但整个演武台却都是陷入到了深深的恶臭之中,鸟兽散中,一些抵抗力稍弱的弟子已是捧腹大吐起来,整个广场更是陷入到了空前的混乱,顷刻间便是不见了人影。

    倒是夏栀施展出灵力护体,将自己与苏环包裹在了其中,并未挪动。不过,饶是如此,两位极爱干净的女子仍是捂着鼻子,衣袖扇动着,眉宇间更是显露出深深的痛苦。

    甚至,在这恶臭之下,生怕一张口便有恶臭入体,对秦泓已是痛恨入骨髓的苏环虽是对秦泓恨得牙痒痒,却也不敢张口开骂了。

    众人退却,到得围墙边上,终于有人带领,施展出各种灵技组成灵力气墙,将恶臭推回擂台。但饶是如此,众人却也无不是脸色涨红,死死地捏着鼻子,腮帮子鼓得高高的,眼中怒意开锅,却也只用鼻音表达对秦泓的不满了。

    “秦泓,你……你……好卑鄙!”区区大灵师级别,根本无法将神念之力外化,更是不得动用灵技,赵东无异于是赤身裸体地陷入到了这恶臭的最浓之地,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呼呼扇动着,鼻音怪异地恶骂道。

    看他强忍着憋住呼吸,但明显已是支撑不住,眼中更是浑浊中带着腥黄之意的泪珠子呼呼啦啦地往下淌,秦泓心中也是暗暗震惊,高呼这“臭屁狐”原来并非是传言中那般不堪,若是用得恰到好处的话,反而能够扭转乾坤!

    这般想着,对于赵东的恶骂,秦泓直接选择了无视,而是将狐潸从怀中抱出,出言嘉奖中,更是掏出肉干来当众喂养,以资表达自己对于她此一战的欣赏。

    本以为秦泓也不好意,毕竟这“狐瘴”的威力如何,狐潸最为清楚不过,却不想秦泓非但不以为耻,反而当众嘉奖自己,狐潸脸上的胆怯与害羞之情慢慢消退,转为化为一种深深的感动,灵动的眸子中,晶莹剔透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下,再次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充满着温顺地添了添秦泓的手指。

    见秦泓不理会自己,而是与狐潸“亲亲我我”,赵东直气得肺都快要炸了,只是无奈自己此前夸下海口,不得不强忍着将施展灵技进行攻击的念头压制下去。

    但这腥黄之气被数千人施展灵力墙给狠狠地压制在擂台左近,根本扩散不出,而夏栀两人有灵力护体,秦泓有神念护体,短时间内根本不怕,但自己却是要生生忍受这世间最为惨不忍睹的恶臭,却如何能够撑得下去?

    而且,这般暴怒之中,赵东也是暗暗惊骇起来。毕竟,虽是到了灵王级别便可将神念之力外化,施展出“神念刺杀”,但似如秦泓这般,竟而能够以神念之力护体的,却是极度罕见。

    “好强大的神念之力!”百般艰难地撑过半柱香的时间,赵东对于秦泓,也终于是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他知道,正常交手的话,若自己一个不小心便很有可能被秦泓以神念刺杀击败,虽然心中仍还是不服,但此刻,却不得不面临选择了。

    要么出手,将秦泓打下擂台,以泄心头之很。但这么一来,未免是犯规,还能不能再挑战别人都是个问题,难免是得不偿失。

    其次,便是尽快认输,保存实力,挑战别人,把五年大比的名额抢回来,在正式的擂台赛上打败秦泓。他不信,在五年大比的擂台上,在整个裂月宗五峰两脉的长老弟子面前,他秦泓还能丢得起这个人!

    “操,赵东,快点认输!”

    “赵东,你想臭死我们啊,快滚下来!”

    “赵东,你这害群之马,害死我们了!”

    “夫人,这赵东存心是想臭死我们,快夺了他参加比赛的名额!”

    ……

    虽有灵力墙防御,但臭屁狐的“狐瘴”恶臭可是能够刺穿灵力防御,腐蚀神念的“天下第一奇臭”。广场上,过千人众此刻已是跑了大半,剩下的人再忍耐不住,纷纷出言叫嚣起来。

    而且,这些弟子中更有一些因为夏栀的那一席话而留下,试图把握住这最后一次机会,夺得参加大赛的名额。要知道,就算是在五年大比中刚一出场便被刷下来,宗门的奖励也是极为诱人的。

    最为关键的是,赵东在这“狐瘴”之下坚持了这么久,无论是谁都已看得出他已是强弩之末,也就是说,十人的名额中,他已然是没了资格。

    柿子当然是捡软的捏,众人喊他认输多半是忍受不了这恶臭,但更是有人想着在他认输之后,便是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

    关于“夏栀”这个名字,前一章忘了说明,这里补上。因为有读者私聊反应“四美图”中“夏至”这个名字与其她三人不太协调,故而改为“夏栀”。特此说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2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2: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1781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834

汉化组成员优秀版主论坛元老原创作者

发表于 2018-4-27 22: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兰 发表于 2018-4-27 14:21
http://ac.qq.com/ComicView/index/id/623735/cid/18这个是漫画

碉堡!
Time flies very fa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1781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834

汉化组成员优秀版主论坛元老原创作者

发表于 2018-4-27 22: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夫小妻小仙人
第0752章金童中了后门炮

    姚桂香一边疯狂地大笑着,一边就势将手中破损了的麻袋一抖,那雪白的石灰粉便铺天盖地张扬开来,刹时间像一团白雾一般,兜头盖脸地扑在了金童的头上和身上。⊙頂點小說,

    没有任何思想准备,金童立刻成了一个白之人。

    脸上是石灰粉,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石灰粉,而是妖族特制的石灰粉,这东西一挨上有机物体,立刻产生妖族式的化学反应。

    金童的眼睛,被石灰粉糊住,而且迅速产生妖族式的化学反应,滋滋地冒起白烟,即使是六级仙人,金童的眼睛,哪里还能睁得开!

    不远处,一直密切关注着战场形势特别是金童这里的情况的三桃和张建华,见状之后,同时惊呼一声。

    张建华跳将起来,就要过来帮助金童除掉眼睛上的石灰粉。

    而猫在一边的化妖师,见张建华抛下了三桃不管,觉得时机到了,向他的两个贴身妖人护卫使了个眼色,两个贴身妖人护卫便向三桃扑来。

    就在这时,只听金童一声大叫:“张建华,不要管我,保护三桃!”

    金童的双眼被石灰粉糊住,怎么能看见张建华这边的动静?

    别忘了,金童吃掉一颗火岩果之后,隔着眼皮,眼睛也能看到外部世界,所以就是他不睁开眼睛,也能勉强看到周围的事物。

    这种功能,有点类似天目之功。

    听到金童的命令,张建华回头见一帮人扑向了张建华。而金童又似乎能看到东西,看来眼睛并不妨事。于是嘴里大叫一声:“金总指挥,你多加小心!”

    张建华立刻折身。又去保护三桃了。

    姚桂香见金童中了她的石灰遮目之计,以为金童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了,便从怀里掏出一把尺把长的王麻子大剪刀,嘴里道:“哈哈,你这个少年小子,原来还是什么总指挥,今天,老娘可不客气了,把你这个总指挥下面的小总指挥剪下来吧。仙人的那玩艺,可是大补之品呀,今天老娘豁出去性命战斗,就给自己挣点补品吧,哇咔咔!”

    姚桂香不由分说,直扑金童的下三路,两只手上阵,一手握着大剪刀,一手来摸金童的裆部。决意要来剪掉金童的宝贝,何曾想,金童用异化的眼睛看个正着,把手中的三角铁一抡。也不管姚桂香哪个部位了,狠狠来一下再说。

    “噗!”

    又是三角铁击中麻袋般的声音传来,不过这次击中的不是麻袋。而是姚桂香胸上的超大凶器。

    尽管那玩艺富有性,是天然的人体保护层。可毕竟也是姚桂香身上的肉啊,姚桂香被击得一下子差点背过气去。

    “我日了!奶奶个熊!哪儿不好打。你他妈的竟然打老娘的这个地方!”

    姚桂香没想到金童竟然还有战斗力,难道眼睛被石灰粉糊住了,还能看到东西!?

    不会不会,这一三角铁肯定是他瞎懞的!

    姚桂香哪里知道金童眼睛已经异化,按照她的思维逻辑,认为金童打中她的胸部是个偶然。

    姚桂香铁了心要剪掉金童那大补之品,不顾胸上生疼,身体一挪,换了个认为金童懞不着她的方位,又弯下腰来想剪金童的宝贝,哪想金童的三角铁又向她的肩上打了下来,吓得姚桂香赶紧闪身避开,这才明白这个金童真的是闭着眼睛也能看到东西。

    那边郭老妖已经歇息片刻,眼见自己的併头姚桂香要吃大亏,立刻过来救助姚桂香。

    不过姚桂香并没有退阵,看到郭老妖过来帮阵,把他一推,高声喊道:“郭老妖,你去休息吧,省着点劲夜里用吧,对付这个仙人小子,还是我来吧!”

    姚桂香回头,又对金童道:“仙人小子,你打老娘的**,算什么本事,来,打老娘的这个地方!”

    言毕,姚桂香竟然一个转身,将诺大一个屁股向金童一撅!

    一个女人,竟然用屁股来上阵?

    天下竟有这等邪招?!

    你可别忘了,黄鼠狼的本性,也是黄鼠狼的拿手好戏,就是放臭屁。

    平原大战之时,百万黄鼠狼大军,就是造百万黄鼠狼大屁,曾经有大胜妖族的刺猬大军的。

    连在旁边观战的化妖师、王二子、王族长,看到姚桂香那张长着一条长长的股缝的屁股撅了起来,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妖女人,你这不是流氓招法吗?!真是耻之极!”

    金童怒极,一不做二不休,把三角铁抡起,照准姚桂香的大肥屁股夯去。

    “不!”

    突然间,只听姚桂香的大肥屁股那儿一声爆响,随即,一股火红的气流,像是火焰喷射器一样,激烈地喷射出来。

    金童毫思想准备,被这怪异的气流击中面部,一阵浓烈的前所未闻的恶臭,熏得金童一个踉跄,险些向后摔倒。

    要不是金童曾经吃掉一颗火岩果,他非被当场熏晕不可。

    这是姚桂香这个黄鼠狼妖的独有的一个阴招:后门臭屁大炮。

    黄鼠狼之屁,本来就是天下臭的屁,加上姚桂香的师傅,是当今号称世界风邪第一的唤风师,早就教给了姚桂香如何借助风力增加屁力。

    所以,姚桂香此人,加擅长臭屁之攻。

    也就是擅长施放既臭又猛烈的臭屁炮。

    姚桂香这个黄鼠狼精,的确功夫不凡。

    她五岁的时候就为了磨砺自己的坚毅能力和忍耐能力,将自己脱的光溜溜地丢在村子旁边一个小瀑布下面,第一次她坚持了几分钟,当时瘦小的身体差点被瀑布给冲走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找来练功的瀑布越来越大,水势越来越急。

    当姚桂香足够的强大,方圆数十里再也找不到大的瀑布来折磨她的时候,她师傅便让她举着一块平面大石站在瀑布下面。

    寒冷刺骨,她师傅把她丢进冰窟里,一冻就是两三个小时。

    加上妖族一年多的训练,姚桂香终于练成这天下二的后门臭屁炮。

    大家知道,人的正气是沉入丹田的,而姚桂香练的此攻必须反其道而行之,让她身上的邪气下沉,直达丹田以下,位于耻骨这儿,平时不用时,便保存待用,邪气积蓄日久,威力极大,一旦使用,那旷日持久的邪气便突然爆发,从后门施放,响声大过普通大炮,是谓后门炮。

    仅此邪气,还难以破敌,姚桂香的师父唤风师,配制了一种特殊散药,形如虎皮膏,平时将此膏药贴于内裤上,正对后门,一旦邪气喷发,邪气与膏药速反应,形成一股火红的气流喷射出来。

    此毒专袭人的神经,可让人迅速狂躁不安,神经错乱,甚至当场晕倒,不省人事。

    姚桂香曾用此法,降服过若干对手,白头镇一个有名的黑道高手,颇有些功夫,练习邪门歪术,曾经打败了王二子、郭老妖等人,后来中了姚桂香的毒气,神经失常,狂躁不已,竟然自己跑到立交桥上,跳下去被飞速疾驶的妖马大车活活撞死了。

    金童没有被熏倒,却也觉得神经一阵激烈地焦躁不安,浑身上下,像是吃了某种毒药一样狂躁不制,有一种要采取和自己的意志相悖行动的冲动。

    这时金童体内火岩果的能量迅速作用,化掉了姚桂香喷射的毒气。

    金童这才渐渐地镇定下来。

    姚桂香施用这等恶劣的损招,大大地激怒了金童,从不用粗话骂人的金童,此刻竟然骂出粗话来了。

    “马拉戈壁的,妖族的臭女人!我让你再放臭屁!”

    就在姚桂香放完臭屁还没有直起身子之际,金童将三角铁向姚桂香的臀部中间那儿捅去,刹时间,疼得姚桂香一声惨叫,当场倒地。

    郭老妖见姚桂香中招倒地,其状惨不忍睹,于是火冒三丈,愤怒地带伤向金童扑来,真有和金童拼命的架势,平时的处事小心特战然不见了。

    不过郭老妖已经身力,哪里还能给金童带来任何麻烦。

    金童的身体先后服用过多种特殊物质而生产变异之后,对于各种毒性物质忍耐性是常人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此刻,金童挨了一个大臭屁,竟然没有觉得怎么着,相反,金童被姚桂香的损招一激,战意浓,今天非要彻底打服他们不可,特别是非要教训这个变坏的郭老妖不可!

    见郭老妖重上阵,金童举起三角铁,不由分说,照准郭老妖的右胳膊猛烈击去。

    金童想一举断掉他的这条胳膊,这样,他的两条胳膊都不中用了,从此让他再战斗力了。

    “嘎!”三角铁击在一个铁器上。

    这个铁器,是一把12磅大锤。

    原来,化妖师眼见王二子、王族长、郭老妖、姚桂香相继败阵,再不出手,今天自己这一方就输掉了腚了,以后还怎么再和金童抗衡?

    化妖师在参加妖族之前,他的家族背景,是个铁匠世家,五代打铁为生,化妖师三岁起就举着小锤子,跟着父辈学打铁。未完待续。。
Time flies very fa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87

帖子

181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12
发表于 2018-4-27 22: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rr9999 于 2018-4-27 22:42 编辑

補上onara的人大大發的~ 情劍山河

---------------------------------------------------------------------------------
情劍山河  第二十章

胡風扮成個賣唱的,打扮得一身花俏,白含沙扮個操琴的老頭子,鄔射影則手撥三弦,裝成十三十來歲的少婦,倒也風姿綽約!
  她們進來後,到各桌上轉了一轉賣唱,但是卻沒有什麼人光顧。
  只有南宮素秋那一桌,點了兩支曲子,胡風的歌喉頗佳,而操琴的與彈三弦的襯得也妙,慕容剛給了他們一塊小銀子。
  才要轉到南宮少秋的桌上來,南宮少秋連忙道:「姑娘到別的桌上去吧,我們這兒聽不起。」
  胡風見他們桌上只有一盤饅頭,一碗酸湯與一小碟於的醬牛肉,那股子寒酸相,不禁嫣然一笑。待要往樓上去,卻被馬上飛攔住了道:「樓上有官差辦公,不准閒雜人等上去。」
  胡風笑道:「老爺說笑了,官差大人治公是衙門裡,哪有在酒樓中辦公的!」
  馬上飛瞪起眼睛道:「你這個婆娘真嚕嗦不准上去就是不准上去。」
  胡風道:「官差老爺要治公,也不能禁止小民吃飯,奴家最多不到老爺那兒去打擾,還有別的客人要聽唱呢。」
  「沒有別的客人,樓座全給我們包了下來,你再嚕嗦,本老爺就叫人把你送到衙門裡去打板子了。」
  這時堂館也忙著過來,幫忙要轟她們出去。
  胡風生氣了道:「不上去就不上去,我們在樓下吃東西總行吧,你憑什麼轟我們出去?」
  堂倌道:「你們吃得起嗎?」
  胡風挑起了眉毛怒道:「你別狗眼看人低,姑奶奶雖是賣唱的,可是憑本事賺錢,今天非要在你這兒吃一頓不可,來十個包子,一碗酸辣湯,兩盤醬肉。我點的比那邊桌上還多,你總沒理由趕人走路了。」
  她點的東西實在也不算多,但是卻適合了她的身份,而且其他的客人也紛紛不平,責罵堂格的不是。
  馬上飛也道:「堂倌,這是你的不對了,我不讓她們上樓是為了公事,你們樓下敞開門做買賣,上門就是主顧,你怎麼可以那麼勢利呢?照樓上的酒菜做一份給她們,回頭一起算在我們帳上!」
  堂倌見馬上飛出了頭倒了不敢再講話了,諾諾連聲而去。
  馬上飛又對胡風道:「姑娘!實在對不起,你的歌曲實在唱得不錯,若非公務在身,我定然要好好地欣賞兩支,一頓酒飯,就算是我一點小意思吧!」
  胡風笑笑道:「老爺這麼一說,奴家倒是不好意思了,未能侍候各位就領賞,那多不好意思,要不奴家上去侍候老爺幾支曲子以表謝意吧!」
  「不!不!樓上有差事,所以才禁止人上去,要不我就召你上去唱曲了,等下回吧!」
  人家如此客氣,胡風倒也沒好意思撒潑了,再者,她的目的只是通知那兩個人質,讓她們心理有個準備,倒並不是非上樓不可。
  而且此刻樓上高手齊集,除兩個老邪物之外,馬上飛紀有德和柳氏姐妹,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也不容易得手。
  因此她只有連聲稱謝,找了張靠近南宮少秋的桌子坐下來。
  南宮少秋在一旁冷冷地道:「人家出的是公帳,慷他人之慨,你就老實吃了吧,不吃白不吃,吃了也是白吃,要謝也該謝我們樓下的人。」
  胡風一怔道:「先生,你這說的什麼?」
  南宮少秋道:「我的話你不懂,人家花的是公幣,是取自我們這些升斗小民身上的民脂民膏,他自然花起來不心痛,你白吃了一頓。應該謝我們!」
  胡風道:「先生,我可沒招惹你,你怎麼衝著我呢?」
  南宮少秋一拍桌子道:「我當然要衝著你,你跟店裡嘔氣,幹嗎要拿我做筏子,比我多要了一碟醬肉,還特別指出來是笑我窮酸?
  不錯,我是有點窮酸,可是我教家塾不到半年就被辭了館,下半生的生計尚未著落,我只吃得起這些,這難道是丟人嗎?你憑什麼瞧不起我!」
  胡風笑著道:「先生這誤會可大了,我那時候賭口氣,說是要在此坐下,其實我在心裡發愁呢!不知道一道菜要多少錢,學著先生樣子點菜,只是捉摸著,您先生跟我一樣又是回回不能吃豬肉,我只有各要上一碟!」
  她嚕哩嚕嗦的一大套,還好口齒清晰,說的道理也還明白,讓人聽清楚了,可是南宮少秋卻不樂意了。
  他大概不願意承認是什麼吃開口飯的,哼了一聲道:「予豈好開口也哉,予不得已也……」
  胡風又笑道:「先生,反正我這一頓酒菜是蒙來的,樓上那位官大人叫的東西一定很豐盛,我們三個人也吃不完,不如您的桌子也並過來,一塊兒吃吧!」
  南宮少秋先還待反對,但是看到往樓上端去的大魚大肉,終於忍不住點了點頭,萬分不情願地搬了過來。
  而且他還叫堂倌把沒吃完的饅頭跟醬肉包起來帶走,那碗酸辣湯還剩大半碗,他也捨不得叫堂倌端了去,端起碗來,骨嘟嘟地喝了下去。
  席容容對他的做作逼真,忍不住要笑,拉拉他的袖子道:「哥!你別再灌了,把肚子灌飽了,回頭好菜來了,你又吃不下,不是太不上算了了嗎?」
  南宮少秋道:「沒關係。我這胃是大丈夫胃,能曲能伸,再多也準得下,娘子、妹子,回頭你們也注意,菜上來了,揀有湯水的多吃,干的夾在面前的盤子裡,回頭可以又包了帶走,等明兒路上再吃!」
  那股鄙吝之狀,實在叫人看了又好氣又好笑,但又無法不同情,他把個不得意的教書匠給演絕了。
  馬上飛先前對這個教書先生還頗為注意,因為他冷言冷語,也諷刺了自己幾句,但很快地就被祛除了疑心,因為得到的消息說西廠的新任統領是個揮霍無度的紈褲子弟,絕沒有這副窮酸相的。
  酒菜開始端上來上下都開始吃喝了,馬上飛看了一陣,見沒有什麼異狀,也就回去用菜了。
  這邊的胡美珍吞下的藥丸開始起作用了,她先皺著眉頭、繼而站了起來,東張西望,然後對席容容附耳低語了兩聲。
  席容容點點頭道:「哥!我陪嫂子去動一下。」
  南宮少秋這時正引壺自酌,埋頭苦吃,只嗯了兩聲,席容容便扶了胡美珍,一逕上了樓。
  她們到了樓上,馬上飛又看見了,連忙攔了過來道:「你們上來幹什麼?」
  席容容道:「這位官爺,我嫂子要走動一下。」
  「底下也有地方,幹嘛要上樓!」
  胡美珍道:「樓下的地方太雜太亂,樓上有專為女眷準備的地方,我只去一下不會打擾各位的。」
  看她捧著肚子,一臉痛苦之狀,馬上飛也沒轍兒了,只有用手一指道:「快一點兒,別到處亂跑!」
  胡美珍走到個上風的窗口處站定了,笑向馬上飛道:「官爺大人,奴家忍不住了,怎麼辦?」
  馬上飛實在火了道:「這個也要問我,你有種的就在這兒方便好了。」
  胡美珍道:「這可是你自找的,枉死城中,可別告到我黑妖狐頭上來!」
  馬上飛聽得一怔,變色道:「你是什麼人?」
  「黑妖狐胡美珍,姑奶奶的大名難道你沒聽過。」
  座上眾人一齊變色!
  胡美珍報完名號後,就已經砰砰砰,連放了三個響亮的大屁,接著一股異味衝向每個人的鼻孔中,立刻使人有暈眩的感覺。
  饒是這一批牛鬼蛇神經驗豐富,這時也都慌了手腳,每個人都只有顧得自己,屏息掩鼻,急急地奪讓而出,兩個老的尤其跑得快!
  最倒霉的是馬上飛,他跑離最近、中毒最深,只衝到樓梯口,就感到不支,骨碌碌地滾了下去。
  胡美珍哈哈大笑!
  席容容已經服了解藥,強忍著觸鼻的臭氣,把李瑤英和單小紅抱到上風的地方,每人也餵了一顆解藥,總算把她們都救醒過來,卻仍作嘔不止。
  席容容再把她們的穴道解開了,讓她們可以自己運氣,才能鎮住心頭那股翻騰不巳的感覺。
  東廠的那批人卻都跑光了,只留下一個馬上飛。
  南宮少秋含笑帶著人上樓來,朝胡美珍一豎大拇指道:「珍娘,畢竟是你威風不凡,三個屁就把一幹麼魔小鬼全都打跑了。」
  胡美珍笑笑道:「他們只是跑了而已,很快還會回來,那時候可就有熱鬧著了。」
  胡風道:「來就來好了,到時候我們各施展一手,叫他們嘗嘗厲害,六合四靈,可是那麼好欺負的!」
aerodynamics、13o、kujira、スカンクス
四位大神请受小弟一拜
真心觉得在这论坛的各位大大都是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87

帖子

181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12
发表于 2018-4-27 22: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rr9999 于 2018-4-27 23:03 编辑
阿兰 发表于 2018-4-27 22:10
敕帝 第七十章 一屁熏天
作为青灯鬼鼎的九宫正主,伶俐猫非但可以自由出入,更是可以将秦泓周身一切看得清 ...

阿蘭大有敕帝的 "第六十七章 衍月狐之臭屁狐"嗎
小弟記得這章也是放屁劇情 只是搜尋找不到了
---------------------------------------------------------------------------------------------------------
沒事 小弟找到了
---------------------------------------------------------------------------------------------------------
敕帝 第六十七章 衍月狐之臭屁狐
敕帝 第六十八章 趙東

這一日夜間,紫金雕落下暫且休息,秦泓正與幾隻靈寵在山林中烤著野味,肉香飄散之下,竟是招引來一隻滿口流涎,神色貪婪的火紅色小狐狸……

只是,這小狐狸明顯是懼怕圍著那幾隻望著山雞流口水的紫金雕等靈寵,只是遠遠地躲在,不敢過來。但一雙精明至極的小眼睛咕嚕嚕轉動著,卻不知在想什麼注意。

見有紫金雕這樣的龐然大物,那小狐狸卻仍是對自己手中的烤山雞大嚥口水,秦泓對它自也是留了幾分心。

但見它一身火紅的毛髮閃亮生輝,胸腹的地方卻是有著一簇雪白的絨毛,呈現出水紋圖形,毛茸茸的尾巴輕輕搖曳著,樣貌乖巧,氣質卻是頗為雍容華貴,若非是此刻口水橫流,狹長的眸子中隱約可見幾隻烤雞的模樣,倒像是個落入凡間的狐仙了。

伶俐貓貪吃,手藝也是不錯,是以這幾隻烤山雞都是伶俐貓主廚,秦泓不過打下手而已。而對於伶俐貓的烤肉,這幾些時日下來,非但是紫金雕這樣的大型肉食猛獸,即便是貓兒火與鬼牙等本不吃這些的靈寵也是被征服的五體投地。

只可惜狼多肉少,是以每次伶俐貓烤肉,紫金雕等靈寵都是將自身威壓盡數催發,迫使一般的靈寵不敢近身。畢竟,它們可不想在享受美味的時候還得戰鬥。

所以說,在看到這小狐狸的時候,非但是秦泓,即便是伶俐貓等也都是微微發楞。

“吱吱!”

“嘶嘶!”

“嗚嗚!”

“唳——”

幾乎是同一時間,雷蝠、貓兒火、鬼牙、紫金雕都是反映過來,衝著那躲在大樹後遮掩住了半個身子的小狐狸發出極為不善的警告。

反倒是伶俐貓優哉游哉,對於這被自己手藝招引來到的小狐狸,十分滿意。

“嗚嗚……”被幾隻靈寵突然調集的威壓壓迫而來,小狐狸不覺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卻並未因此而退縮,反而面色猶豫地,挺身向前一步。

“嘶嘶!”見小狐狸不退反進,貓兒火瞬間火大,小身體跳躍而出,所過之處,枯枝爛葉瞬間焦糊,發出嗤嗤啦啦的響聲,精火雙瞳急劇燃燒著,小腹猛收,竟是要施展技能“罹火修羅刀”。

“衍月狐!”對於這膽敢在眾靈寵面前奪食的小狐狸,秦泓心中好奇之下,便是翻出《靈寵寶鑑》來查閱,按照其外貌特徵,倒也當真被他給找到了這小狐狸的歸屬所在。

衍月狐,等級五階,屬性妖靈,少數單技能“魅惑”靈寵,成長到一定階段之後,能夠借助日月光華施展高等級的魅惑技能,因其外表可愛,性格溫順,氣質更是高貴,是以多為皇宮貴族的公主小姐們喜愛。

雖然衍月狐的魅惑技能並不如青瞳靈貓的拘魂技能,但卻也不可多得,而且五年大比在即,正是招兵買馬的時候,秦泓自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不過,不待秦泓指令貓兒火住手,這脾氣火爆的小傢伙竟是忽然間一愣,周身氣勢瞬間消散的同時,已然可以施展的“罹火修羅刀”技能也是被收回,小眼睛眨巴著,望著那小狐狸,竟是流露著難得的憐憫之情。

非但是貓兒火,即便是隨之衝上來的雷蝠、鬼牙以及怒目而視的紫金雕,此一刻,竟然都是自發地收斂了氣勢,望向那小狐狸的目光中,俱是多了幾分憐憫之意。

“'楚楚可憐'的第一階段,'潸然淚下'!書上說,只有到了靈師級別的衍月狐才能領悟出單技能'楚楚可憐',可這小狐狸才不過七星靈童……糟糕,這不是衍月狐,是'臭屁狐'!”心懷疑惑間,秦泓再度翻閱《靈寵寶鑑》,神色瞬間古怪起來。

衍月狐是為單技能的靈寵,直到靈師級別領悟出單技能“楚楚可憐”之後,方可通過努力使得技能進化。

楚楚可憐共分三個階段,分別是:潸然淚下、銅鏡消瘦、落雁沉魚。據傳言,飼養衍月狐,久而久之也可將“楚楚可憐”這個技能轉移至本身,對人施展,捕獲君心,是以才多為富家貴族的女性所愛。

而至於高等級技能,與“潸然淚下”相對應的則是“傾城之淚”,但需要藉助日月精華之力,極難施展。不過每一次施展,必然會有大批生靈臣服,不可小覷。

見那小狐狸狹長的雙眸中晶瑩的眼淚撲簌簌而落,神色可憐至極,使得貓兒火等俱被感染,生出憐憫之意,秦泓不解之下,再翻書頁,才有了解。

原來,在衍月狐的族群中另有一脈因為異變而被遺棄的旁支,世人賜號“臭屁狐”。與衍月狐不同的是,臭屁狐雖也是四階靈寵,但卻是能領悟出兩個技能,除了“楚楚可憐”之外,再就是其賜號的來源“狐瘴”。

說白了,也就是狐之——臭屁。《靈寵寶鑑》有言:狐瘴出,百里不可近人,生靈遠避之!

而鑑別是否為“臭屁狐”的最簡單途徑便是,臭屁狐在剛一出生時便可領悟出“楚楚可憐”這個技能,但終其一生,也只能領悟到第一階段,並且不能夠使用其高等級形態。

“楚楚可憐”這個靈寵技能雖是厲害,但卻是需要在其達到三階之後方才能顯示出真正的威力,對於“臭屁狐”來說只能是雞肋。再加上一個惹人厭惡的“狐瘴”技能,被世人遺棄,為同族不恥,倒也是有情可原了。

見自己竟然遇到一隻極為罕見的雞肋靈寵“臭屁狐”,秦泓不免有些失落。只是,在他神色失落中,那小狐狸卻是涕淚漣漣地,巧妙地繞過貓兒火等,在眾靈寵注視之下,蹭到了秦泓身旁。

“好傢伙,竟然敢對我施展魅惑技能!”見小狐狸“潸然淚下”地望著自己,嗚嗚叫著,似在述說什麼委屈與心事般,秦泓心中好笑之餘,神色中故意浮現出一抹痴迷之色。

“嗚嗚!”見秦泓也是“中招”,小狐狸心下興奮至極,終於是忍受不住美味的誘惑,猛地飛撲起身,張口刁住秦泓手中正烤著的一隻山雞,也顧不得熱,便是撒腿就跑。

“喵,烤狐狸吃啦!”小狐狸跑得快,但伶俐貓卻是比它更快,只一眨眼,便是衝到了小狐狸前面,作勢欲撲。

“嗚嗚!”雖然一直提防著伶俐貓,但小狐狸明顯地沒能料想到伶俐貓的反應竟是這麼快,身形爆燃停住,狹長的眸子狡黠地閃動著,身形急轉,火紅色的尾巴抬起,爆破聲中,一股腥黃的氣體激湧而出……

小狐狸從秦泓手中搶走烤山雞,剛逃出兩步,便是被伶俐貓截住去路,情急之下,不得不施展出“狐瘴”技能。

只是,此前施展“楚楚可憐”的第一階段“潸然淚下”已是消耗太多,此一刻再度施展出“狐瘴”,已是明顯可以看出其神色之中的疲憊之意。

見小狐狸忽然轉身朝自己放屁,伶俐貓先是一愣,繼而神色大怒。然而,不待它發怒,便是詫然聞到一股極為惡臭刺鼻,甚至是腐蝕神念的詭異氣味,不由地神色大變。

“伶俐貓,回來!”見小狐狸施展出“狐瘴”技能,秦泓也是確認了它的身份,自然是不願讓伶俐貓身中此毒瘴,一頁道符捻出焚燒,已是將伶俐貓及時收回鬼鼎。

“紫金雕,雷蝠,疾風振!把惡臭扇走!”雖是與自己背道而馳,但不過瞬息之間,秦泓便是聞到惡臭氣息,不由地噁心欲吐,忙忙招呼。

唳--

吱吱!

雷蝠的疾風振威力弱小,但紫金雕的疾風振卻是堪稱是飛沙走石,非但是將那大團的腥黃氣體吹出好遠,即便是地上的草皮都被揭起,風聲尖銳地飛出好遠。

而腥黃氣息過處,百獸驚逃,本是靜謐的山林,由此陷入到噪雜鼎沸。

不過,饒是如此,那惡臭氣息仍是濃重,使得秦泓不得不閉住呼吸,將雷蝠與鬼牙等收回的同時,縱身一躍,便是踏在紫金雕背上,催促著它盡快離開這“是非之地”。

“嗚嗚……”誰知,那小狐狸見秦泓要走,竟是將口中烤肉丟開,神色痛苦地追上,咬住秦泓的褲腿,嗚嗚咽咽著,神色淒楚可憐,不肯鬆口。

對於小狐狸“狐瘴”的威力,秦泓總算是開了眼見,自然是明白為何“臭屁狐”一族為何如此不招待見。但既然這小狐狸主動送上門來,又豈能卻之不恭?就算這小狐狸沒什麼戰鬥能力,但關鍵時刻,這“一屁熏天”卻是能夠派上用場。

當下,秦泓便是強忍著噁心欲吐的惡臭,伸手將小狐狸抱在懷裡,這才命令紫金雕趕快逃離此地。




aerodynamics、13o、kujira、スカンクス
四位大神请受小弟一拜
真心觉得在这论坛的各位大大都是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909

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

发表于 2018-4-27 23: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怎麼都沒有大姐姐的放屁劇情呢?我看這種劇情都沒有正太除非自己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909

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

发表于 2018-4-27 23: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比較想看貓娘放屁的做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2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09: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市修仙高手 021:人生三件大事
  画面看起来非常的酷炫,苏墨脚下如风,在楼宇间不停地跳跃,简直就是跑酷达人。

  身后十几道火红身影,嗖嗖嗖嗖,穷追不舍!

  苏墨施展踏天步,速度飞快,潜力这个东西,其实都是被逼出来的!

  一口气跑了十条街!

  不停地扭头向后看,苏墨发现自己与身后那群狐妖的距离,一直都保持在五十米左右,根本没办法甩掉!

  苏墨的心里也清楚,追不上他,这群狐妖是不会罢手的!

  一直逃跑也不是办法,再说了,施展踏天步疯狂逃窜,法力消耗也是非常巨大。

  更何况,苏墨是人,火狐是妖,这些修炼成精的,本身就比苏墨更有耐力。

  单打独斗,她们未必是苏墨的对手,但论耐力,绝对都比苏墨强!

  今晚一场大决战,看来也是在所难免!

  所以苏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跑出市区!

  如果在市区开战,苏墨明天绝对上头条,那样会给他惹来一大堆的麻烦!

  所以必须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二十多分钟后,苏墨已经在郊区的麦地里狂奔,距离市区已经非常远了!

  大冬天的,跑的满身是汗,苏墨突然停下脚步,然后大口喘气!

  这群狐妖美女纷纷止步,一个个看上去,都累得够呛!

  “小子,你可真能跑啊!”沙宣短发的狐妖说道。

  苏墨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有种跟我单打独斗,别群殴啊!”

  这群狐妖的修为都不高,单打独斗的话,苏墨根本不怵,昨天晚上对付三个,苏墨就有点吃力,所以他才会召唤炼妖壶速战速决!

  可是现在,对面14个狐妖,苏墨双爪难抓群奶,根本打不过!

  最害怕的就是这个情况,却没想到,害怕什么来什么!

  刚成为修仙者,还没得瑟两天,追董苏玲,泡薛倩,干何云兰,这三件人生大事一件都没有完成,就要面临这种困境,苏墨感觉自己真他妈倒霉!

  火狐妖王冷哼一声,瞪着苏墨说道:“你杀我妹妹,今天你必死,识相的,就快点把你身上的宝贝交出来,若是我高兴,兴许会饶你一条狗命!”

  “你当我是超级大煞笔啊,宝贝就在我手上,有能耐,你就过来拿!”苏墨说道,直接召唤出炼妖壶。

  对方人多势众,苏墨不能掉以轻心,再想酷炫装比,那纯属找死!

  看到不停冒着阴森白雾的炼妖壶,这群狐妖脸色大变,无不都是心惊胆颤!

  “大姐,就是这件宝贝,吸走了芳芳和莉莉!”沙宣短发的狐妖脸色煞白地说道。

  昨天晚上,她亲眼目睹过炼妖壶的恐怖,并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如今再次看到,昨晚恐怖的场景仿佛在眼前重现似的,让她毛骨悚然!

  火狐妖王的脸色也是极度难看!

  她能够看得出来,苏墨这个骚年手里的东西不简单!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件宝贝?”火狐妖王问道。

  苏墨知道这群狐妖都忌惮他手里的炼妖壶,原本底气不足的他,现在倒也不是很怕了。而且,苏墨现在必须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真打起来,苏墨绝对是凶多吉少。火狐妖王的境界比他高,这点从她身上的气息就能判断出来,暂且不说其余13个狐妖,光是这个火狐妖王,就够苏墨蛋疼的了!

  “我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修士,至于我手里的这件宝贝,来头很大,这是当年一位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修仙高手送给我的。”苏墨说道。

  “修仙高手!”火狐妖王吃了一惊,然后追问道:“你这宝贝叫什么?”

  苏墨哈哈大笑,然后说道:“只有死人才会知道,你现在还想问吗?”

  火狐妖王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你不说,那我只好抢了,杀了你,我照样可以知道它的来历!”

  “等等!”苏墨急忙说道。

  “你还想说什么?”火狐妖王问道。

  “我们之间貌似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何必拼个你死我活啊,你们人多势众,我势单力薄,我承认打不过你们,但真要血拼起来,即便你们杀了我,那也会损失惨重,杀敌一千自毁八百,不划算啊。干脆我们握手言和吧,说不定我们还会成为好朋友!”苏墨说道。

  “你杀了我两个妹妹,我必须为她们报仇!”火狐妖王说道。

  人心险恶,妖精更是无情,同族相残,自相残杀这种事情,在妖族圈子里,经常发生!

  火狐妖王报仇是假,夺宝才是真!

  只要她能够将苏墨手里的炼妖壶夺到手,即便其余的姐妹们死完也是在所不惜的!

  看到对方杀意已决,不存在商量的余地,苏墨心一横,只能血拼到底了,然后冷声说道:“那就来吧,谁怕谁啊,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们垫背!”

  “姐妹们,给我上!”火狐妖王下令道。

  “大家小心,他能释放天火!”沙宣短发的狐妖说道。

  这14个狐妖当中,除了火狐妖王是炼神返虚初期之外,其余都跟苏墨一样,属于炼气化神阶段。

  这个阶段的,都可以用法力伤人,但是威力并不大,如果有法术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苏墨有法术,而且还不止一种!

  他会三大法术,但是能够用来杀敌的,只有天火术!

  这就好比两个势均力敌的人在单打独斗,一个赤手空拳,一个手握菜刀,战斗力根本就不成比例!

  狐妖们忌惮苏墨的天火,所以并没有冲上来跟他近身搏斗,而是全都采取远攻战术,催动法力,凝聚出一道道火红色的光束,朝着苏墨激射而来!

  苏墨哪敢小觑,当即施展天火术,在身前凝结成一道火墙!

  火红光束射在火墙上,犹如石沉大海般!

  火狐妖王知道苏墨掌握天火,对此也是感到非常震惊,如今亲眼见到,更是震撼无比!

  这可是传说中的天火,是三界之内最可怕的火焰,比三昧真火都可怕!

  不过,火狐妖王也看的出来,苏墨的天火,属于最低级的,威力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

  “姐妹们,放狐毒!”火狐妖王下令道,她一直都没有出手,因为他想看看,苏墨到底有什么能耐。

  狐狸之所以又骚又臭,主要就是因为狐狸的尾巴根部有两个臭腺,能够释放奇特臭味。

  修炼成精的狐妖们,则是将这个与生俱来的能力当作攻击杀伐的重要手段!

  火狐妖王下令之后,这群狐狸眨眼间便将苏墨团团围住,然后便开始释放毒气!

  苏墨见状,暗骂一声我草,直接变成一只大雕冲天飞起!

  他不知道狐毒的威力到底如何,所以他不敢装比,万事都要以保命为前提!

  “胆小鼠辈,休想逃走!”火狐妖王不屑地说道,身后突然甩出来一条火红色的大尾巴。

  这条狐尾遇风则长,越来越长,闪电般的朝着苏墨席卷而去!

  苏墨始料未及,刹那间便被狐尾缠住,于是赶紧变回原形,施展天火术,便去焚烧狐尾!

  火狐妖王啊地一声惨叫,赶紧将苏墨放开,狐尾上燃烧着白色烈焰,毛发瞬间被烧光一大片。火狐妖王疼的呲牙咧嘴,收回尾巴,立即戳进脚下的麦地里,这才算是将天火扑灭!

  三昧真火只有真水才能扑灭!

  先天之火只有先天之水才能扑灭!

  但是苏墨现在的天火只是最低级的,虽然普通的水无法扑灭,但是阻绝空气,还是可以的!

  火狐妖王非常明智!

  可是苏墨就悲剧了!

  他原本想逃,可是被火狐妖王这么一旦误,漫天狐毒便侵袭过来!

  狐毒顺着口鼻入体,奇臭的味道让苏墨差点晕死过去。

  从天上掉下来的苏墨哇哇呕吐,身上仿佛有亿万计的蚂蚁在疯狂啃噬,让苏墨大声惨叫,在地上翻来覆去,痛不欲生!

  苏墨万万没有想到,这狐毒竟然如此霸道。

  火狐妖王那条漂亮的狐尾被苏墨烧的掉层皮,气得她怒不可斥,看到苏墨中招,她便纵身跃到苏墨跟前,再次用修长的狐尾将苏墨从脖子缠到脚,然后将苏墨举到半空,冷声说道:“宝贝交出来!”

  苏墨现在都快死了,哪有力气说话!

  “大姐,那件宝贝好像并不在他身上!”沙宣短发的狐妖说道。

  火狐妖王听后不禁皱眉,回想苏墨刚才翻手召唤炼妖壶的情景,她便说道:“没在身上确实麻烦,可以自主召唤的都不简单,藏匿在身体里面,自身就具备保护意识,一旦持有者死了,再想取出来就更麻烦了!”

  说罢,火狐妖王将苏墨拉到面前,并且松开狐尾,只是捆绑住苏墨的双手和双腿让他无力反抗,然后她便伸手按住苏墨的头!

  紧接着,她做了一个让苏墨终生难忘的举动!

  苏墨刚刚呕吐过,火狐妖王也不嫌脏,直接张嘴便亲了过来!

  狐毒并不致命,只是让人麻痹,晕阙,丧失抵抗力!

  苏墨被火狐妖王这个爆丨乳大美女强吻,在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苏墨能做的,只有瞪大自己的狗眼!

  然而,火狐妖王并非真的要亲她。两人嘴对嘴,火狐妖王修长的香舌迅速变长,然后一直往苏墨的肚子里面钻!

  就在苏墨以为自己要被火狐妖王这根长舌头绞死的时候,虚空当中,突然响起了一道苍老而又愤怒的声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氵主廾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