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鼬娘俱乐部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9243|回复: 276

[杂谈] 普通作品里放屁内容的收集

  [复制链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7

原创作者

发表于 2018-4-26 18:44: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兰 于 2018-4-27 22:21 编辑

如标题所示,很多普通的作品(漫画、小说、影视)里也有放屁的内容,不定期更新,可能坑,希望大家一起收集

评分

参与人数 4金钱 +24 收起 理由
拉维尼亚 + 2 很给力!
1125086054 + 1
段城 + 1 很给力!
见证者 + 20 现在就是需要像你这样的新人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7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18:45: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魔神艳传 第18章 香艳臭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7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18:45: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首战大获全胜,百兽森林内人人精神振奋,信心倍增。
    钢狼将四肢俱断的血眼神鸦提到兽王洞内,一阵拳打脚踢,骂道:「不自量力,这下让你知道我百兽森林的厉害!」

    血眼神鸦身受重伤,萎顿在地,早已疼得说不出话来。

    火豹兴奋得道:「这一仗真是痛快,我们虽然损失数百兵力,但魔军伤亡人数应该多过我们十倍不止。」

    铁熊道:「那就乘胜追击,杀他个片甲不留。」

    银狐道:「不可鲁莽,魔军虽然战败,但实力尚在,强攻恐怕损失太大。趁着我军胜利,不如与魔军修好……」

    灵虎打断她的话。大声道:「这是什么话!我军士气正旺,怎能卑躬屈膝的求和!」

    银狐道:「我们虽然出其不意的胜了一场,但对方实力远远在我们之上,迟早百兽森林会被攻破,现在修好还可以保全性命。」

    水千柔在一旁冷笑道:「哼,看你平时的狐媚荡,紧要关头果然是个怕死鬼!」

    银狐气得美目圆睁,道:「都是你这贱女人带个祸胎来到这里,魅惑宗主,否则我们怎会有今日……」

    灵虎大怒,「啪」的抽了银狐一个嘴巴,骂道:「狐狸,老子是那么容易让人迷惑的么!再废话老子宰了你!还不给我滚出去!」

    灵虎显然甚为用力,银狐面庞立时红肿起来,捂着脸跑了出去。

    灵虎狠狠道:「他妈的!扰乱军心!」

    指指地下目瞪口呆的血眼神鸦,道:「老子们要商议破敌大计了,先把这小子抬出去,晚上生吃了他!」

    血眼神鸦被几个兽人抬出,锁在一个阴暗的小山洞内,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这帮生食人肉的野兽要如何折磨自己,暗叹时运不济。他受伤不轻,胡思乱想一阵,便沉沉睡去。

    朦胧间,血眼神鸦感觉自己被人抬起,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一名狐女背上,银狐站立在旁,他心中大惊:「莫非这就要吃我?」

    正要叫喊,银狐一把掩住了他的嘴巴,悄声道:「莫怕,老娘决意要反了灵虎。现在救你出去,在魔宫四王面前也好说话。」

    说着,手一挥,带着众狐女蹑手蹑脚出了百兽森林,直奔魔军大营。

    不远处一株大树上,轩辕天和水千柔匿身浓密树叶之间,静静地看着银狐等人远去。

    水千柔笑骂道:「只有你这坏小子,才想得出这样的鬼主意。」

    轩辕天也不答话,只「嘿嘿」坏笑。

    ***    ***    ***    ***魔军受到重挫,魔功四王传令远退十里,安营扎寨。

    一番整肃军队,清点人数,五万大军折损了一万多,四尊魔雷炮全部损失,血眼神鸦被擒,伶仃小鬼阵亡,真可谓伤亡惨重。

    经此一战,魔军对兽人的轻视之心尽数收起,四周筑起壕沟大壑,严防兽人偷袭。

    此时天色已晚,浓雾弥漫,魔军大账内,四王正在商议对策。

    鬼王摇头道:「没想到兽人如此厉害,我们大意了。」

    毒王冷哼一声,道:「轩辕天这小子诡计多端,如果不是他利用魔雷反攻,我们当不致受此重创。」

    妖王恨声说道:「休整一晚,明日化整为零,分十路进攻,前后包抄百兽森林,他们兵力不足,不会分而拒敌,我要让他们首尾不能兼顾。」

    心王思虑较密,道:「今晚大雾弥漫,要小心他们来偷袭。」

    妖王冷冷一笑道:「哼,他们敢来偷袭,就叫他们有来无回。」

    四人秘密商议良久……

    深夜,寂静无声,浓雾如同厚厚的被子一样覆盖在大地上,偶尔几声夜猫头鹰的轻轻鸣叫划破夜空。

    魔军大营中心点着一堆篝火,跳动的火苗将帐篷在地下透射出一个个扭曲的影子,魔军似乎已经沉沉睡去,偌大的营地没有一点动静。

    便在此时,数百条人影跳入魔军大营之中,脚下没有一点声音,轻盈的如同落叶,为首那人身材窈窕有致,一挥手,众人直奔大帐而来。

    忽听魔军大营中一声炮响,黑暗中燃起了无数火把,将整个营地照的灯火通明,魔兵潮水般涌出,将这数百人围困当中。

    火光里魔宫四王走出,大笑道:「小小偷袭伎俩,怎能得逞!」

    抬眼向被困之人看去,心中却是一惊。

    那被困的数百人的确是兽人,但却不是高大丑陋的熊罴虎豹,而是一群娇小妩媚的狐女,个个身穿窄小毛皮,掩不住抖动的,满脸的楚楚可怜,魔军一片哗然。

    妖王大喝一声,压住嘈杂之声,道:「就凭你们几百只狐狸,也来偷袭我们,简直是痴心妄想!给我杀!」

    大手一挥,就要下令军士进攻。

    「且慢!」

    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众狐女中窈窕走出一人,全身银白,体态娇小丰满,红唇似火,媚眼如丝,正是银狐。

    银狐媚笑道:「我们来可不是为了劫营,大将军您刚才也说了,我们这几百个弱小女人,怎么有本事动得了您这数万大军呢。」

    说着,「咯咯」一阵娇笑。

    鬼王阴森森的道:「深夜潜入我军驻地,不为劫营,难道是为了犒劳我军而来?哼哼。」

    银狐惊叫道:「哎呦,您脸带面具,果然是与众不同,一语道破我们的小小用心。我们不为别的,正是为了犒劳三军将士而来的。」

    鬼王气得体内怨魂直飞,大骂道:「放屁!」

    银狐身后一名年纪幼小不经世事的狐女一听,傻头傻脑道:「哎呀,你怎么知道我们要……」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把她的话抽了回去,银狐斥骂道:「老娘说话,也轮得到你插嘴!」

    那狐女伸伸舌头,不再言语。

    一转脸,银狐又是满面堆笑,道:「大将军别生气,听我慢慢说。」

    妖王等随知她必有诡计,但己方实力远胜,牢牢的控制着局面,也不怕她耍什么花样,便道:「说吧,本王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诡辩。」

    银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小女子便是灵虎手下六兽将之一的银狐,本来深得灵虎宠爱,可以说是夜夜春宵,谁知自从水千柔这妇带着轩辕天来到我百兽森林之后,仗着自己美貌,将灵虎从我身边夺走,我虽身为狐女,却也知道嫉妒二字。」

    「这倒还罢了,此次大将军携魔宫天威,率领数万大军前来,不过是要轩辕天一人而已,但灵虎被水千柔这妇迷的神魂颠倒,倒行逆施,置我全族老幼性命于不顾,胆敢对抗将军天威,这不是以卵击石么?我百般劝阻,但那灵虎执迷不悟,还当众羞辱我。呜呜……」

    银狐甩了把鼻涕,继续道:「所以我一怒之下,带了本部狐女,反出百兽森林,投靠大将军您来了。」

    妖王等人听了,心中半信半疑,正沉吟间,又听银狐道:「大将军想想,日间争斗之时,可看到一只狐女参战么?我们手上可没沾过一点魔军之血啊。不过么,我也知道口说无凭,您看,我把这乌鸦将军也救出来了。」

    妖王等寻声看去,一名高壮狐女背着血眼神鸦走出,来到妖王等面前。

    四王一看,果然是日间被擒的血眼神鸦,他虽四肢全断,但逃得性命,大为兴奋,道:「她说得不错,我亲眼所见灵虎等人与她争执,还当众打了她一个嘴巴,我也是她悄悄救出来的。」

    妖王点点头,细思日间大战之时,果然没有这狐女在内,他对银狐道:「这么说,你的确是来投奔我们的了?」

    银狐道:「千真万确。大将军若肯收留,让我们干什么都可以。」

    说着,目含春水,向四王乱抛媚眼。

    妖王甚为尴尬,皱眉道:「既如此,暂且收编我帐下,听候调遣。」

    银狐满脸欣喜万分之色,连声称谢,道:「我知道大军征战辛劳,所以特别挑选了这些年轻美貌的狐女安慰众将士。」

    她转头对众狐女道:「给大将军们来一段拿手好戏。」

    魔军众人不解其意,却听一阵乐声响起,曲调柔糜,似浅笑,似低吟,众狐女随着音调翩翩起舞,四王看着银狐,疑惑道:「这……」

    银狐「咯咯」笑道:「是我们的一点小玩意儿,平时灵虎最喜欢看这个,大将军们不要嫌弃粗陋就好。」

    说着,她也扭动腰身,加入狐女之中,一齐舞蹈起来。

    心王虽隐隐觉得不妥,但看众将士看得如醉如痴,却也不好阻拦。

    狐女们个个硕臀,细腰长腿,身材窈窕动人,举手投足之间,包含风情万种,火光掩映下,更是妩媚娇艳,魔军哪曾看过这样香艳的场面,一个个目瞪口呆,目眩神摇。

    忽听乐声转折,原本低徊曲折的音调变得仿佛怨女呻吟,寡妇,到后来干脆如同男女时的喘息呻吟一般。

    银狐一阵腻笑,伸手扯去自己身上兽皮,丰满野性的赤裸裸暴露在众人目光之下,其余狐女也纷纷脱得一丝不挂,双手在自己身上不住抚摸,发出阵阵呻吟。

    那一具具青春饱满的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摆出各种撩人姿态,众魔军喘息粗重,口水长流。

    银狐在自己胸前一阵揉捏,一只手把丰满的推挤到下巴处,伸出长长的舌头,在自己殷红的上灵活卷动,另一只手探到,中指,缓缓抽动,一丝晶莹的液体顺着手指流出……

    众狐女或趴或躺,健美的双腿大大分开,双手在自己身上饥渴的抚摸游走,眼充满是春意荡情,小口微微张开,发出无人能懂却又人人明白的原始话语。

    更有甚者,狐女或三或两搂抱在一处,亲吻着对方敏感地带,纤细修长的手指交替在自己与他人的间插动,极尽态。

    魔军中不知谁发了声喊,冲出队伍,搂住一个狐女狂亲乱啃,其余众魔军随即发疯似的涌向狐女。领军将官虽连声呼喝,但早被魔兵的声浪盖住。

    四王一看场面失控,对银狐喝道:「立即让她们停止!否则杀无赦!」

    银狐走到四王面前,笑道:「让弟兄们快活一下怕什么。四位大将军英明神武,就让我亲自来伺候你们吧。」

    说着,转身背对四王,浑圆鼓胀的大高高翘起,左右摆动,毫发毕露。

    四王不由自主被这香艳之极的景象吸引,目光随着面前上下左右移动。

    眼前这两瓣一收一开,一张一合,四王不由暗赞银狐功夫高深。

    就在四人如醉如痴之际,忽听银狐大叫一声道:「放!」

    可爱的中发出「噗」的一声怪响。

    四王只觉得一股奇臭无比的气流重重撞在面门,顺着鼻孔嘴巴直沁心肺,眼前一花,几欲呕吐,四王大惊失色,急忙闭气运功抵御。只听「噗噗」之声不绝于耳,狐女放的不亦乐乎,一时间,千朵万朵「菊花」开,无边臭气弥漫整个魔军大营,正欲寻欢作乐的魔兵一个个头昏眼花,摔倒在地。

    银狐站起身来,笑道:「老娘的臭屁可好闻么?」

    笑声中,左手一挥,一道烟火直射天空,片刻间,魔军大营外杀声震天,黑暗中之间无数兽人手持利刃冲入魔军。

    魔军士兵个个头昏脑胀,手足无力,仓卒间奋力抵抗,早被兽人砍翻在地。

    四王此时方知中计,又惊又怒,齐声暴喝,向银狐扑来,誓要把这狐狸碎尸万断。

    银狐也大吃一惊,这四王功力深厚,居然不怕自己的销魂香气,吓得扭头就跑。其实她哪里知道,此时四王胸中烦恶,虽已闭住呼吸,但那臭气似乎仍从全身毛孔中钻入,实在是难以忍受。

    一条人影快捷无比的跑来,轻轻一托银狐,两人飞出老远,那人哈哈大笑道:「狐姨,这次你可立了大功。」

    正是小魔头轩辕天。

    银狐满脸红晕,啐骂道:「你这小混蛋,想出这种恶心老娘的办法。嘻嘻,哈哈。」

    魔宫四王早已愤怒欲狂,发疯般向轩辕天追来,旁边数声长啸,灵虎、石狮等人拦住四王,战在一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7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18: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度棉被吧 原创【软缎包裹 丝带 女人和锁(试发)】
  第一集:妙借屁遁、红狐逃逸有方;
  穷追不舍、鸳鸯守株待兔……
  
  “孽畜,你还想跑吗?快还我的麟儿来!”
  数千年的追逃、今日总算又有了结果,鸳鸯仙子手提狐尾、正欲纳入锦囊之中带回去交由师尊发落;
  “哎哟~师姐,你弄疼小妹的尾巴了!”红狐扭动着倒悬的身子咿呀说道:
  “你不就是想要麟儿吗?小妹我还你就是了!又何苦步步紧逼、追我数千年而不缀呢?!”
 “今天我不仅要讨还我的麟儿,我还要将你拿回去交师尊严加惩罚。”想到自己的嫡亲麟儿一直被红狐独霸而世世娩育为其子、鸳鸯气愤不过,着红狐屁股上狠狠地拍打掐陷起来……
  真是要命!红狐好不沮丧:咋一个不慎就让师姐她给逮住尾巴了呢?看来这次见了师尊——我命休矣!奈何命门三寸已被师门敕令封印~绕是自己修为再好、狡猾十分也是无济于事的——更何况自己因贪恋红尘、久慕浮华而几乎从未攒时认真修炼过、又岂能与鸳鸯抗衡!
  “哎哟哟……哎哟哟……师姐,我的肚子好疼啊!”灵光闪现,红狐涕泪交加地大呼疼痛,通体肤色随即加深,瞬间浸润皮毛的汗液“滴答”声响,湿地一片。
  “给师姐我老实点!”鸳鸯不为所动:数千年的追逃、数百次的上当受骗~教训还不够深刻吗?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鸳鸯倒提尾巴将其纳入锦囊、正欲束丝封印,
  “唔~唔~唔~师姐,恐是小妹我腹中的麟儿不保了——!”红狐非常清楚:一入锦囊就再无问世之日了!她决定做最后一搏、以逃生天;鸳鸯心凛:‘忘了我的嫡亲麟儿还在臊狐媚子腹中,若有闪失可怎生得了?’关切间、急忙将红狐掐脖提出以思万全之策。
  ”师姐,小妹我自知罪责难逃、此次回去就再无出头之日了——可是麟儿无辜……”红狐哀凄凄、呜咽咽、字字真情、泪和雨滴,看上去倒不像是装的;鸳鸯不忍,心忖红狐所言不虚:麟儿娇弱,怎堪与母体一同遭师责罚而受禁锢永远之苦呢?
  “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孽畜,你可是害苦我的麟儿了……”鸳鸯泣血、盈泪满眶。
  “现在唯由小妹我提前娩生麟儿、再由你这个真正的亲生母亲吸入腹中滋养——非如此别无良策。”一线希望、百倍努力,红狐自是不肯轻易放过。
  “那好、师妹,我们现在就去找个干净安全的地方让你安心分娩。”
  事不关己、关己则乱!鸳鸯失计、只好纳取红狐建议提前找地方去娩生麟儿。
  “我和麟儿谢谢师姐你的大恩大德了。”
  红狐煽情-鸳鸯笑过,揭敕令、纳红狐于口中闭合珠唇,化青烟随风而逝……
  
  清咸丰九年季夏(公元1859年农历四月)初七日午夜临近,孟城官宦俞家依旧是灯火阑珊、热闹一片;小厮丫鬟们进进出出地还在忙着披红挂彩、收对礼单……明天,就是俞家千金大小姐嫣然的大婚之日了。
  后院花园,径幽墙高,一把大锁锁了,嫣然小姐的绣楼就坐落在这院门紧锁的后花园深处。
  鸳鸯于云端见俞府张灯结彩、人声鼎沸的好不热闹,遂飘然而下,寻思俞府偌大、定有僻静安逸之地可供红狐分娩;找寻许久、奈何处处皆有人走动不息、笑语欢声……
  “何不去俞府后院看看——那里或许有理想的地方……”
  鸳鸯衣袂翩翩,经墙头而入花园深处……所经之处、香风习习,径送入留守院门、本已睡眼惺忪的俩小厮脑海心田里,二人一震、顿时来了精神:
  “大小姐身上的体香就是好闻!”嗅闻着熟悉的气息,小厮俞海不免感叹;
  “哎~可不是嘛!可惜咱们家的大小姐天明就是别人家的人喽——嘘,有人来了。”俞深警觉,忙让俞海噤声。
  “可有什么情况?”
  “回老爷话、一切正常。”原来是俞府老爷亲自勘验查勤来了。
  “那就好,今晚关键、你们务必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为大小姐值守最后一夜……”
  “是,老爷。”想到嫣然明天就要过门,爱女有加的俞爷心触软肋又不想人知、遂急急忙忙地离开了两小厮的视野。
 花园深处,绣楼寂寂、闺门深锁,独二楼两盏红灯笼高高挂起、烛曳摇红,似乎在昭告着:里面或许有人住。
  鸳鸯现真身于绣楼门前,借朦胧月光隐约可见出入绣楼的唯一出入口不仅落有重锁,同时还被数根结实的木料横村钉得死死的。
  鸳鸯颔首:这倒是个分娩的好去处。门虽被封死、倒也难不倒鸳鸯仙子,她娇笑一声,携清风御祥云飘飘荡荡地落定在绣楼二楼同样被封锁死死的单一可供进出的门前、化青烟寻隙入内复显真身。
  外幽而内明;很难想象,被封死的闺阁之内却是灯火通明、耀如白昼;里面所有的陈设极其华丽而不染一尘;这里,正是嫣然小姐的闺阁香房外间日常休闲戏耍之地非深闺栖息之所;鸳鸯仙子稍做打量、辨明方位莲步深闺。
  香闺深处漆黑一片、静得可怕;仙子施法眼四瞅,奔花团锦簇、绣幔飘飘的深闺最里侧、应该是嫣然小姐的雕花睡床而去。
  撩幔帐、吐红狐于温软绵柔的锦衾绣榻之上放平,鸳鸯扯过一床宽大厚软的双缎面大红锦绣软缎衾被将其严密蒙覆卷裹着、坐床边只等着麟儿出生。
 “唉哟哟~哎哟哟……师姐,生孩子真的好疼啊!”软缎被中,红狐不停地挣扎呻吟着,以期扰乱鸳鸯心神好借机逃脱:
  “哎哟哟……哎哟哟……师姐,你就行行好、快帮小妹我去寻一经验丰富的接生婆来吧——我是难产、就要灰飞烟灭了……哎哟哟……”
  生孩子是得有个接生婆才是,可一时间又上哪给她找去!鸳鸯无奈,只好凭着自己当年分娩麟儿的经验将手伸进大红缎被里面——她要亲自为红狐接生以娩下自己朝思暮想的、原本就是她鸳鸯仙子的嫡亲麟儿来……
  “用力点师妹——再用力点!”鸳鸯仙子蹩手蹩脚地好不容易摸到红狐产道口,感觉那里湿湿滑滑的、寻思麟儿是有可能难产了;可自己外行,只能呐喊着让红狐用力再用力:其它的确也无法可想了。
  “师姐,命门被封……哎哟哟……我用不上力啊……哎哟哟……大出血了我……哎哟哟……”
  红狐憋气,脐血循产道汩汩流出;鸳鸯心慌,为麟儿安危计,为了能让红狐顺利分娩,她不加思索地揭去红狐命门敕令、揉巴揉巴扔一边去了。
  “好师妹,为了咱们的麟儿,你得使劲用力、不要泄气啊!”鸳鸯将头伸进被中紧盯产道口、热切希望着能早点看见麟儿面世;
  “咯咯……师姐你方心、我会使劲用力的——小妹去也……”
  没了敕令束缚,红狐集齐全身功力决定背水一战、对一门心思只扑在麟儿身上的鸳鸯仙子突然发难;就在一跃而起的瞬间,贲门洞开、将体内积攒数日的废气悉数喷出而逸遁无形……
  鸳鸯仙子蒙头大红锦绣软缎棉被之中正在聚精会神地扒开产道口的细嫩肉壁朝里潜心观望,蓦闻红狐“咯咯”娇笑,心里骤惊,还没容她做出任何反应,不曾想“咯咯”声中更有难以忍受的恶臭气味扑鼻而来,不经意间已然是饱吸数口、满腹腔的臭气了;
  “不好,又着那孽畜的道道了——我晕……”鸳鸯气极,踉跄着双腿着地:头蒙大红锦缎棉被跪卧床榻晕绝过去……
  “九师姐啊~九师姐,跟我红狐斗、你还嫩着点!”
  鸳鸯仙子晕绝过去不久,铺满床的大红锦绣软缎被中央一颗玉首探出,红狐好不得意地望着半身蒙覆于锦绣棉被里的鸳鸯仙子说道,原来她并没有急着逃走而是暂且逸遁融合于大红锦绣软缎棉被里了;对于自己狐屁的特殊杀伤力、她还是自信满满的;如今鸳鸯晕绝,一时半会的肯定是醒不来了——她还有什么好可怕的呢?现在才是逃跑的最佳时机,红狐盈盈而起,下床摸出鸳鸯袖藏的师门锦囊正欲离去,
  “不行,我得收拾一下免得惹下麻烦。”
  嗅闻着满屋子弥散着的刺鼻臭味,红狐自己也不免蹙眉:可不能让肉体凡胎之入认吸入丝毫地、否则就必死无疑了!仙凡有别,但仙不欺凡的法旨她还是铭记在心的,乃将锦囊张开准备吸收臭气;
  “嗯……被子里面的气味想来更浓:我若就此吸净、九师姐她岂不是很快就会醒过来吗?看来,我得先解决了她才是!”
  红狐思忖片刻,决定将鸳鸯仙子永远幻化成床上那床被自己弄污的大红软缎锦绣衾被以绝后患;至于弄污的那床嘛~移走扔千里之外僻静无人的远山沟里就是了。
  “师姐啊师姐,不是小妹狠心绝你,实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红狐寻到那纸被丢弃的师门敕令封印住深度昏迷中的鸳鸯命门,念念有词地说声“变”:跪卧床榻的鸳鸯仙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床簇新厚软的大红软缎锦绣棉被拖曳在地、床上一半则是将压在另一床与其一模一样的棉被下面的。
  “走——进——!”红狐手指处,被弄污的大红软缎棉被和下垫锦绣软褥应声而起、飘在空中旋而缩小飞进了红狐张开的锦囊之中。
  为弥补绣褥空缺,红狐撕罗裙施法着变为褥依原样铺好;
  “不好意思啊~九师姐,小妹我抱你床上休息去。”红狐抱鸳鸯仙子所化的大红锦缎棉被满铺绣床、垂下帐幔,开始着手施法收取臭不可闻的气味于囊中……
  足足一柱香的功夫耗去,满闺阁的狐屁臭味总算被全部吸入囊中。
  红狐累极,上床盖被侧卧以缓解疲惫;所盖的、当然是鸳鸯仙子所化的那床大红软缎衾被了。
 “看来这家的闺女就要出嫁——我有地方安身了。”
  红狐爬起,绕过才刚注意到的满屋嫁妆、奔一侧上覆超大黄金丝被裹严、禁锁密封的人长红漆木柜而去。
  至柜边法眼透视,但见得一年方笈笄的美艳少女赤身裸体地被十多床簇新厚软的双软缎锦绣喜被重重包裹、缝合密封着被锁睡在里面。
  “就是你了、妈,今后我就是你的嫡亲宝贝女儿了。”
  红狐喜极而泣:没了讨厌的鸳鸯追逃不说,现如今又得遇如此可人的母体来供养滋润自己;对她而言,又何尝不是喜事连连啊!懒得耽搁,红狐迫不及待地借木遁入柜、穿越重重喜被包裹径钻入美艳少女的胴体之中着“子孙宫”里安逸地将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7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18: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上有个贼 第85章 妖狐王
    檀香正是妖狐王所扮如今见花满天得了自己的初夜权正好接近。一见花满天叫自己轻移玉步款款走了过来。一路走来使出看家本领眼中媚态尽现开始酝酿‘术’准备一举建功。花满天见妖狐王走来不自觉的被她的双眼勾住眼神再想放开已经不听使唤了。花满天逐渐产生幻觉只觉得自己在万花众中散步无数赤身的美女包围着自己尽情玩耍。身旁的一切事物他都忘却了一心只在幻想之中。妖狐王看似和平常没有两样其实杀招已经使出就等走到花满天身边亲手将他的脑袋拧下来。

    妖狐王已经来到花满天身前不足一丈之远眼看就将出手。突然身旁微风吹来一柄长剑出现在左脑门处一片拳影笼罩右面全身。两处攻击来得突然又猛烈异常妖狐王知道中了埋伏只得放弃花满天跃身躲避。老实和尚和郝瑟岂能让妖狐王如此容易就脱身郝瑟使出御剑术蝶舞脱手而出直追妖狐王。老实和尚吐气开声少林绝技千叶掌夹带着天雷咒漫天而出将妖狐王所有腾挪空间全数封死。

    妖狐王也是了得在危急之中察觉到蝶舞的厉害拼着硬受老实和尚数掌的危险从怀里掏出一把金刚小刺将蝶舞撞了回去。这一来老实和尚的千叶掌有数十掌击在妖狐王身上妖狐王当场就吐出一口鲜血来并被天雷咒打得定在了天上。蝶舞被撞飞后在空中一个飞旋又向妖狐王脑门砍去。花满天恢复神智将破血掷出破血盘旋着就向妖狐王的双眼而去。老实和尚千叶掌使完合身跃起一招大力金刚掌中威力最猛的招式对着妖狐王后背就打去。

    妖狐王被天雷咒打定又遭三人围攻躲无可躲眼看无法生还。就在这时妖狐王突然放出一个响亮的屁来。这屁可不是一般的屁而是妖狐王经过数十年辛苦修炼而成的号称连臭虫都能熏死的‘妖狐臭弹’。这屁不但奇臭中带有微毒而且遇风既生浓烟掩人视线。实在是杀人放火居家旅行之必备逃生绝技。

    三人被这妖狐臭弹一熏别说再动手就是呼吸也不能都大吐起来。浓烟随风而起整个赏风楼都笼罩在一团烟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等浓烟散去蝶舞破血各自回到主人手中妖狐王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滩触目惊心的鲜血。再看楼中众人除花满天三人站着外其余众人全被熏晕倒地满地皆是众人所吐污秽。

    三人回过神来老实和尚叹道:“还是被她跑了。”

    郝瑟笑道:“虽然跑了却是受了重伤我保证三年之内妖狐王无法恢复元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918

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

发表于 2018-4-26 21: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兰 发表于 2018-4-26 18:55
山上有个贼 第85章 妖狐王
    檀香正是妖狐王所扮如今见花满天得了自己的初夜权正好接近。一见花满天叫自 ...

我只看過美女放屁也很臭的這一章,怎麼都是發狐狸放屁的?真好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1782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546

汉化组成员优秀版主论坛元老原创作者

发表于 2018-4-26 21:16: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再发掘一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7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23:2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明之心 发表于 2018-4-26 21:02
我只看過美女放屁也很臭的這一章,怎麼都是發狐狸放屁的?真好奇

因为传统的网文里黄鼠狼基本都是男性,臭鼬基本没有,只有狐狸容易是女性而且容易找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918

原创作者论坛元老银屁勋章

发表于 2018-4-26 23: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兰 发表于 2018-4-26 23:23
因为传统的网文里黄鼠狼基本都是男性,臭鼬基本没有,只有狐狸容易是女性而且容易找到 ...

那再找幾篇如何 我之前只看到在宴會上放屁的黃鼠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266

帖子

384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47

原创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23: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明之心 发表于 2018-4-26 23:38
那再找幾篇如何 我之前只看到在宴會上放屁的黃鼠狼

我会发的,你看到了也可以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氵主廾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